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当前位置: 玩币圈首页 > 币圈百科 > 为什么几乎所有Web3社交应用都失败了?

为什么几乎所有Web3社交应用都失败了?

2024-06-18 区块律动BlockBeat 来源:区块链网络
原文标题:The Social App Thesis:Why every winning onchain app will be social
原文作者:David Phelps
原文编译:Ismay,BlockBeats
编者按:我们生活在一个信奉金钱万能的资本主义世界里,然而,真正的文化权力并不总是与财富成正比。富有不仅能带来某种政治和文化上的影响力,也可能导致另一种文化权力的缺失。本文深入探讨了商人阶级和文化品味引领者之间的关系,揭示了在金钱和地位之间转换的困难。尽管理论上有多种途径可以将金融资本转化为社会资本,但实际操作中却充满挑战。我们在此探讨这种现象的背后原因,并借助 Web2 和 Web3 的案例,阐述了财务激励与社会激励之间的区别及其对社区建设的影响。



一旦你看到了,就再也无法忽视它。那个住在下东区鼠患严重的工作室里,靠普拉达礼品袋生活的网红;那个街头音乐人,在成为过度包装的超级明星后,他的节奏再也无法打动人心;那个穿着缩水皱巴巴的衬衫,站在自己打扮得如高定模特般的妻子旁边的富有丈夫。这种现象无处不在。


我指的是金融资本和社会资本之间的反向关联——在当代社会中,商人阶级(金融家)和宗教阶级(文化品味的引领者)之间的关系。在一个资本主义教会其信徒和反对者都相信金钱可以买到一切的世界里,这似乎是一个禁忌话题。


然而,我们发现,富有不仅意味着获得某种在政治影响力上的文化权力,还意味着在特权盲目中失去另一种文化权力。控制社会的代价是,在其规范内成为某种社交上的失败者。


如果你是那些被数十亿美元储蓄困扰的穷人之一,我知道你听到这些话可能会感到担忧。请不要担心,理论上,你仍然有三种经典的方法可以将金融资本转化为社会资本。


你可以与某个酷炫的人建立关系(结婚),你可以投资某个酷炫的东西(购买艺术品),或者你可以同时做这两件事(成为消费风险资本家)。


理论上,这本古老的剧本对你今天仍然和 19 世纪末一样有用。你需要做的——你这个扣子快撑开的金融家——就是找一个在亚麻布和珠宝方面有品味的 cool guy,帮助你在墙上挂上乔治·康多或维克·穆尼斯的作品。你需要做的就是投资每个美国孩子在接下来的 7 到 12 天都会使用的最新一次性音频应用,然后,你肯定会变得很酷,对吗?


对吗?


唯一的问题是,在实际操作中……


当以金钱著称的投资者与以地位著称的品味引领者勾结时,保持完好声誉的是品味引领者。品味引领者可能会得到投资者的钱,但投资者永远无法获得品味引领者的地位。


我试图触及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这是过去两年构建社交金融产品的经历一次次教会我的。用社会资本换取金融资本很容易,但无论你多么喜欢披上蓝筹设计师的外衣来取悦你的金融同行,用金融资本换取社会资本是极其困难的。


你在每一个你认识的过气名人身上都见过这种现象:当最酷的人变得富有时,即使是他们也无法保持酷劲。



我想说的是,Web2 早已教会了我们一个道理:对大多数人来说,社会激励总是胜过财务激励。大多数人愿意让公司将他们的数据卖给出价最高的买家,只要这能给他们带来哪怕一丁点在网上看起来很有抱负的机会。


隐私和公民权倡导者可以抱怨,但大多数人乐意为了社会连接而承担巨大的财务机会成本,因为这些社会连接可以显示他们的地位。


我们这些在加密领域工作的人经常忘记这一事实,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他们宁愿得到一个倾听他们的人,也不愿得到一百万美元。


而且——请原谅我的黑暗想法——他们知道,在注意力经济中,积累社会资本是为数不多的积累财务资本的可行路径之一。Web2 早就明白了这一点。


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几乎所有的 Web3 社交应用都失败了,答案就在这里:因为 Web3 灾难性地认为 Web2 是错误的,认为财务激励足够建立用户粘性,认为人们可以通过购买地位来获得身份。


当然,Web3 有充分的理由认为财务激励是启动一个狂热用户群所需的一切。毕竟,最初的区块链社区——矿工和验证者——完全是由财务激励驱动的,DeFi 社区也是如此。


我的意思是,财务激励是区块链无许可金融轨道的最初解锁!在投机的牛市周期中,当买家疯狂涌入飙升的价格以助推其进一步飙升时,财务激励似乎运作得非常好。


但随着加密应用、DAO 和 NFT 的出现,开始变得清楚的是,财务激励对于建立有意义的社会社区往往是致命的。相信区块链仅仅是金融工具,财务激励足以启动社会社区——这是一种错误的认识。


首先,认为财务激励可以建立用户粘性是错误的。事实上,财务激励之所以在用户获取方面表现出色,正是因为它在用户粘性方面表现糟糕的原因——因为一个为了利润而使用应用程序的雇佣兵会在有更好机会时立即离开。那些因为价格上涨而来的人会因为价格下跌而离开。除非你能继续支付他们,否则他们的忠诚毫无意义。


最重要的是,认为人们能够将财务资本转化为社会资本是错误的,认为就像许多 2010 年代的精英联合办公空间所承诺的那样,人们可以通过购买来变得更酷。这当然不是说那些少数妄想通过购买来变酷的人不会存在。但他们很快会自我摧毁投资,因为没有哪一个真正酷的人会想成为一个可以用钱买到会员资格的俱乐部的一员。这些俱乐部不仅排除了那些千百年来构建文化的真正建设者和被边缘化的声音;它们还包括(对不起)任何曾经决定出卖自己的人。


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加密社交应用不断失败,原因就在这里:你无法购买地位。事实上,试图这么做只会达到相反的效果,它会让你显得有点可笑。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财务激励在解锁链上社交应用方面不发挥关键作用。正如流行的观点认为金融化社交活动足以产生一个杀手级应用一样,同样流行的观点是反对所谓雇佣兵和 degen 文化的堕落。


后一种观点是对前者的合理回应,但它带有对可能实际上想赚钱养家糊口的全球底层阶级的傲慢态度,而且更重要的是,这种观点是错误的。


区块链有金融属性,它们为社交应用提供的最激进的价值主张也是最无聊的:允许你每次点击进行微小交易,让你消除信用卡和应用商店费用的中介,并且它们为任何人提供开放的链上元数据 API 以便进行开发。


理念上,这一切远不如 2021 年启发和耗尽我们的集体所有权、艺术家版税和去中心化工作的革命愿景令人兴奋。从财务上讲,这一切听起来也比纯粹简单的投机要平淡得多。可能,这一切听起来只是技术细节。


但请考虑这意味着什么,区块链改变了社交应用的构建方式和可以构建的社交应用类型,其原因非常简单:它们允许用户直接从其他用户那里获利。回顾 Web2 社交应用的整个历史,除了游戏之外,你不会找到一个符合这一点的主要应用。


仅仅是用户的财务可持续性就已经是一个巨大的成就。事实上,这从未真正实现过。



因为 Web2 的真正问题在于:它成功地通过社交行为获利,但它的用户没有。


朋友、假朋友、老板、同事、爱人——或许最重要的是,潜在朋友、假朋友、老板、同事、爱人的网络如此强大,以至于不仅是用户将他们的数据拱手让人,连公司本身也放弃了通过在其网站上托管通讯、论坛和工作机会而获得的护城河。


这是社交网络的力量:社交激励胜出,并且是在财务和声誉激励的代价下胜出。


你不会从你有价值的内容中赚钱;社交网络会。你无法在某个平台上成为明星创作者的同时,程序化地拥有、访问或分享你所建立的声誉;只有社交网络才能利用它来吸引新用户和广告。


我认为,另一种表述方式是,Web2 是一个应用时代,也就是说它是一个封闭数据的时代。个人的数据存在于特定应用的孤岛中,这种模式使得应用可以通过将这些数据卖给广告商来获利。简而言之:在封闭数据的时代,广告和应用会胜出,每个人都需要聚集在他们的平台上,以便能够相互分享数据。


然后加密货币出现了,我们进入了链上时代。


加密货币标志着协议时代的开始,或者说是开放数据的时代。现在,个人的数据可以在应用之间自由传输,在开源链上网络中没有专有数据可卖,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新模式:代币化。


从本质上讲,代币为任何人都可以向系统输入任何数据的无许可技术带来的非常真实的问题提供了一种有点笨拙的解决方案。


代币本质上是合法性技术,允许大量用户提供经济担保,证明一笔交易是合法的,另一笔则不是。你不再通过将数据卖给广告商赚钱,而是通过提供经济担保来证明数据的真实性从而赚钱。


换句话说,参与加密货币的原因是财务激励。


这种祝福在 Web2 中从未实现过,同时也是一种诅咒。到目前为止,你已经知道了问题所在:在每一个牛市中(包括这一轮),快速获利会吸引大量雇佣兵来进行垃圾交易、farm 协议、购买代币、推广代币并推出新代币、链和平台。但在熊市中,推动个体的财务狂热会转变为财务冷淡。正如获利的前景可以迅速吸引人们,损失的前景也会迅速将他们推开。


尽管讨论较少,这里还有另一个问题。财务激励本身往往是零和博弈,一个人的收益是另一个人的损失,在纯粹的投机领域,你在牛市中赚得越多,在熊市中也可能损失得越多。


这就是为什么预测市场——可能是过去 7 年来加密应用程序最被吹捧的用例——在其最受欢迎的时期(选举周期)总用户数也只有大约 1 万人,而其中许多可能是机器人。


预期回报为零,所以用户必须非常自信地认为他们比其他同样自信的人更了解未来。当你还在与同样具有深刻见解的其他人竞争时,拥有深刻的见解并不一定能帮助你。


那么,预测市场如何吸引用户呢?通过吸引不是理性的赌注,而是具有部落性质的非理性赌注:即选举和体育比赛。人们会赌自己队伍的胜利,因为这对他们来说很重要。


你明白我的意思了:要使金融产品真正赚钱,它们必须利用社会激励。


当然,我们知道这一点。Web2 具有非凡的社会激励,但财务和声誉激励糟糕。Web3 具有非凡的财务和声誉激励,但社会激励糟糕。财务激励适合快速赚钱,但社会激励是建立持久业务所必需的。加密货币只有在能够实现两者时才能获胜。



你可能不相信我——我知道这个领域里有太多的人认为我错了。


那么让我们谈谈一个具体的案例研究:Uniswap。


Uniswap 的协议显然已经赢了:不仅 Uniswap 在使用它,Cowswap、1inch 等也在使用,而这正是问题所在。因为它是一个完全开放的协议,可以被竞争对手所利用。Uniswap 呈现了一个独特的加密原生问题,这是我们在科技领域从未真正见过的:你可以输给自己的产品。


问题在于,链上应用无法通过其协议收取费用,部分原因是法律问题,但一个有费用的协议也会激励竞争对手去分叉它,从而分散所有参与者的流动性。


Uniswap,像其他所有链上应用一样,通过前端赚钱,前端是它需要赢得胜利的地方。只有前端,而不是协议,是加密公司独有的。如果项目最终无法吸引用户到他们的网站,他们就无法有效地变现。


那么是什么驱动用户到前端?品牌、功能、UI/UX 当然都很重要,但 Web2 的一个重要教训是,最重要的前端驱动因素是用户网络。你去一个网站是因为那里有其他用户,其它用户也可以找到你。就像金融流动性对于启动一个协议很重要一样,用户流动性对于启动一个前端也很重要。


今天,你可以看到 Uniswap 在做的每一个决定中体现了这一点。钱包、域名、收购《Crypto: The Game》,这些都是让用户对其前端保持忠诚的方法,这些都是让 Uniswap 逐渐变得社交化的方法。


我不知道 Uniswap 有什么计划,但我想我们会在未来一两年看到许多类似的功能——想发行自己的代币?Uniswap 可以成为任何 LP 聚集的地方,加入聊天,为其他人发起活动。


我想说的是:要在前端取胜,你需要在社交方面取胜。要在加密领域建立一个财务可持续的模式,你需要在社交方面取胜。



我之前提到,这是一年来我个人一直在学习的教训。


在 Jokerace 上,我们允许任何人创建链上比赛,供人们提交和投票。广义上说,比赛的参与者可能通过三种方式获胜:赢得金钱、赢得地位、赢得朋友。金钱是财务激励;地位是声誉激励;朋友是社交激励。这些确实是所有的激励措施。


举个例子,假设有人举办了一种链上的《创智赢家》比赛。最高获胜者可以赢得奖金(财务激励),所有参赛者可以通过每一票赢得地位(声誉激励),投票者可以围绕参赛者组建团队,从一开始就创建一个有机的社区支持他们——创造部落并结交朋友(社交激励)。


当我这样描述时,应该已经很清楚,财务激励是最不吸引人的激励,只有获胜者能赚到钱,而且这远非有保障。但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赢得哪怕一票来获得地位,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创建团队来结交朋友。


此外,建立声誉和社交档案的行为可以带来各种财务利益,如工作机会、社区和空投,但财务奖励只能提供金钱。


你可以明白,为什么认为金钱动机会显得肤浅:因为它确实是。你的声誉和朋友代表了你作为某个事业的使命者的基本价值,但你的金钱通常代表你作为雇佣兵为最高出价者出卖这些价值的能力。


如果这听起来有点惊人,加密货币一次次证明了这一点。Web2 的一个重要教训是,社交激励像婚姻一样运作:慢慢燃烧,持久,经年累月地深化,每天激活关系一两个小时。


而 Web3 的教训则是,财务激励更像一场风流韵事:全神贯注,短暂燃烧,在自身激情的灰烬中燃尽,直到找到新的机会追逐,撸毛党会随最高收益的风向漂浮。


当然,在一个我们都必须支付食物和住所费用的世界里,我们都在某种程度上是雇佣兵,我们的注意力向最高出价者开放。所以我并不是要贬低财务激励,我只是想说,激情是一个强大的获取工具——但只有当它能导致婚姻般的忠诚时,才会有效。


认识到这一点意味着认识到区块链不仅仅是全球互操作金融的工具,也是全球互操作协调和全球互操作声誉工具。事实上,它们是自身问题的解决方案,是解决这个领域中围绕护城河和变现的顶级问题所需的真正社交工具——忠诚度。


「原文链接」


—-

编译者/作者:区块律动BlockBeat

玩币圈申明:玩币圈作为开放的资讯翻译/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玩币圈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知识 SocialFi
LOADING...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