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当前位置: 玩币圈首页 > 币圈百科 > OpenAI 崛起大揭秘:弄权高手,奥特曼靠人脉积累起巨大影响力

OpenAI 崛起大揭秘:弄权高手,奥特曼靠人脉积累起巨大影响力

2024-06-28 techflow深潮 来源:区块链网络

奥特曼正全力以赴地迈向他的下一个宏伟目标:让人工智能在多种任务上超越人类的表现。

来源丨腾讯科技

编译丨金鹿

奥特曼的成长历程,他始终明白身处正确场合、抓住正确时机、与正确的一群人建立联系的重要性。了解奥特曼的崛起故事至关重要,因为通过了解他的身份和信仰,我们或许能更好地回答一个紧迫的问题:我们是否应该信任这个人来监督这项技术的发展?

从19岁创办位置服务Loopt开始,奥特曼就展现出了对权力的强烈追求。他凭借独特的个人魅力和坚定的决心,赢得了众多科技领袖的支持,包括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彼得·蒂尔(Peter Thiel)和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等。他在处理问题和建立人际关系方面的能力备受赞誉,但这也引发了一些质疑和批评。尽管他在OpenAI的愿景中致力于造福全人类,但他管理公司的方式却时常成为争议的焦点。

尽管身为大学辍学生,并常常以标志性的工装短裤或开襟马球衫示人,但奥特曼总能成功地吸引投资者的目光,并达成自己的目标。他曾在个人博客上直言不讳地表示:“令人惊讶的是,你可以让世界在一定程度上屈从于自己的意志,而大多数人甚至未曾尝试过。”

奥特曼独门绝技:极其擅长运用权力

在2023年11月的一个星期三,我(知名科技记者艾伦·胡特,Ellen Huet)置身于旧金山一家灯光朦胧的餐厅之中。这里人头攒动,正在一场人工智能会议后举办热闹的派对。人们三五成群地交谈着,服务员穿梭其中,端着精致的小点心。当我轻咬一口蘑菇甜甜圈时,一个细微的耳语声在耳边响起:“山姆·奥特曼来了。”

我努力在昏暗的灯光中搜寻他的身影。我与奥特曼有过数次交流,他在创业界已深耕多年,对记者总是保持友善。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已然成为硅谷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作为OpenAI的首席执行官,他在2022年底发布了ChatGPT,使公司声名鹊起,估值飙升至860亿美元,跻身全球估值最高的初创公司之列。过去的几个月里,奥特曼的身影频繁出现在各大新闻头条,成为各家主流媒体争相报道的焦点。他被冠以“ChatGPT之王”、“当代的奥本海默”或“AI霸主”的称号,仿佛成为人工智能未来的代言人,与世界各地的大人物频频会晤。

在人群中,我瞥见了他站在餐厅的一个角落,已经有几位宾客围绕在他身旁,我决定与他打个招呼。他身穿一套笔挺的西装,系着领带,比我记忆中的他更为正式,但身高似乎比我记忆中的要矮一些。我们握手时,他微笑着看了看我胸前的会议徽章,说“很高兴见到你”。他的人格魅力和亲切感让我颇感意外。他仿佛记得我,而且已经知道我正在进行的工作。因此,我顺势提出了一个请求,希望找个时间采访他。他回答称:“当然,这听起来是个很棒的主意。”

周围有几位宾客正等待与他交谈,于是我礼貌地退开。大约过了十分钟,他也离开了派对现场。第二天,奥特曼继续他的巡回演讲之旅,以人工智能政治家的身份活跃在各大会议中。在一次备受瞩目的国际会议上,各国领导人均出席,他发表了关于人工智能的演讲:“我坚信,这(AI)将是人类历史上最具变革性和益处的技术之一。它无疑是我们迄今为止最重大的技术革命。我对此充满热情,无法想象还有比这更令人振奋的事业。能够参与其中,对我而言是一种莫大的荣幸和乐趣。”奥特曼对即将到来的变革深信不疑,并深知自己在这场变革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然而,就在我目睹奥特曼参加派对的短短不到48小时后,在他发表那场重要演讲的24小时后,一个震惊的消息传来——他被OpenAI董事会解雇了。这一消息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甚至连OpenAI的最大金主微软也感到震惊。据OpenAI董事会透露,他们在审查中发现,奥特曼在与董事会的沟通中“并非总是保持坦诚”。这个消息如同一颗重磅炸弹,成为2023年最具轰动性的科技新闻,让人始料未及。当消息在周五下午传出时,我和同事们立刻意识到,这个周末注定无法平静。接下来的几天里,新闻如同飓风般席卷而来。OpenAI董事会暗示奥特曼存在撒谎行为,随后宣布了新CEO的任命,并最终发表了一份对解雇决定表示遗憾的公开道歉。

有人誓言保持忠诚,员工则奋起反抗,与此同时,另一股暗流涌动,似乎预示着奥特曼有可能重返OpenAI。他正在积极争取员工和微软的支持,让人感觉他可能会再次掌舵。仅仅在被解雇五天之后,奥特曼竟奇迹般地重新成为CEO,这一戏剧性的反转令人瞠目结舌。然而,对于那些了解奥特曼的人来说,这似乎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奥特曼的导师、著名投资者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曾对记者透露,奥特曼极其擅长运用权力,这几乎成了他独特的标签。在硅谷,我们时常谈论那些技术大咖,他们或是编程天才,或是对产品细节和设计有着近乎偏执的追求。但奥特曼与他们不同,他最强大、最引人注目的能力,正是他驾驭权力的手腕,这种能力可能会深远地影响我们每一个人。

在2023年夏天,即他被解雇前约五个月时,有科技记者曾询问奥特曼:“你此刻手握难以估量的权力,我们为何应该相信你?”他平静地回答:“你们不应该相信我。如果人工智能技术真的如预期般强大,那么它将会改变一切,你不应该信任一家公司,更不应该信任任何一个人。”如果他确实深信这一点,那么为何要奋力重返OpenAI,为何要重新掌握控制权,仿佛坚信自己就是引领这家公司前进的唯一选择,因为他们正致力于迅速推进人工智能的发展。

老师眼中的优秀学生,妹妹眼里的霸道哥哥

奥特曼对权力的渴望从小就表现得非常明显。他在圣路易斯(美国东部的一个城市)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他的母亲是皮肤科医生,父亲则是房地产开发商,奥特曼是四个兄弟姐妹中的老大。

他曾在知名私立高中求学。有一则关于他的轶事格外引人注目,当一些学生试图抵制关于性取向的集会时,年轻的奥特曼毅然站在全校师生面前,勇敢地宣布自己是同性恋。在21世纪初的青少年中,这无疑是一个极其勇敢和前卫的举动。正如我们所知,奥特曼聪明、独特,他总是与众不同。他是一位优秀的学生,一个才华横溢的作家,更是一个卓越的人。

安迪·阿伯特(Andy Abbott)曾是奥特曼的英语老师之一,如今已是其所在高中的校长。在这所重视成绩和成就的学校里,即便竞争激烈,奥特曼依然独树一帜。阿伯特回忆道,他天生就具有领袖气质,充满魅力,好奇心旺盛。他绝非传统意义上的学生,他不仅担任年鉴的编辑,代表学校参与模拟联合国活动,还亲手设计了学校的网站,这在当时还未普及外包网站设计的年代显得尤为难得。更令人惊讶的是,他甚至还参与了水球比赛,并且表现出色。

阿伯特称:“我清晰地记得,奥特曼的自信是源自他的才华横溢。他仿佛就是房间里最耀眼的明星,不仅智慧超群,而且极具魅力。我曾希望他不要涉足技术行业,因为他如此富有创造力和出色的文笔,我梦想他能成为一名作家或类似的艺术家。毕竟,谁也没有预料到OpenAI会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但每个人都知道,这个家伙在多数领域都超越了我们这些普通人。”

这体现了奥特曼职业生涯中的一个关键特点:他擅长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特别是对于那些能够对他产生积极影响的人——年长者、有权有势者以及那些可能给予他帮助的人。熟悉他的人透露,他有一种超凡的能力,能够洞察权力的分布,并用其魅力去征服那些掌握权力的人。因此,即使他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其行为举止却像是一个成熟、自信且拥有更多主动权的人。成年人对他这种品质表示赞赏,而他对待三个年幼的兄弟姐妹时也同样展现出了这种特质。

据奥特曼的弟弟回忆,他们小时候常玩一个名为《武士》的棋盘游戏,而奥特曼总是赢家。他自诩为领导者,并自信地宣称:“我必须赢,我掌管一切。”弟弟在讲述这个故事时带着一丝幽默,但他们的妹妹安妮,作为家中唯一的女孩,却有着不同的看法。她与奥特曼及其他亲人产生了隔阂,但童年时的记忆却让她对奥特曼的控制欲印象深刻。对她而言,这并非一个笑话,而是一种霸道的表现。

安妮表示:“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由于年龄相差九岁,他常常试图扮演第三个父母的角色,就像是一个年长的大哥,掌控着家庭的一切。例如,尽管我们家是犹太人,但我们过去常常会买圣诞树来庆祝,直到奥特曼强烈反对。我对于圣诞树的记忆几乎被抹去,因为在他13岁那年,他决定我们作为犹太家庭,应该停止庆祝圣诞节。”当他们的父亲在2018年去世时,安妮还记得奥特曼为每个年幼的兄弟姐妹规定了在葬礼上的发言时间。然而,OpenAI的一位女发言人透露,奥特曼对这些事件的记忆略有不同,但她拒绝提供进一步的细节。

辍学创业试水,建立起人脉关系网

当奥特曼高中毕业时,他开始了一个对于科技行业来说非常典型的道路,就读于斯坦福大学的计算机科学专业,创办一家初创公司,并辍学专心创业,但他做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他申请加入Y Combinator。这是一个创业加速器,基本上是一个初创企业的集训营,创业者提交申请,学习如何在三个月时间内努力构建一家公司。在此期间,创业者需要向投资者进行演示,并尝试筹集风险资本。奥特曼实际上是YC的第一批创始人之一。当时还是2005年,所以YC当时完全不为人知,只是一群年轻人在马萨诸塞州剑桥市聚会,写代码,但YC最终会成为一个极为强大的网络,现在它基本上是领先创业公司的头号精英项目,很难进入。

奥特曼19岁时加入了YC,立刻给YC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格雷厄姆后来写道:“在大约3分钟的时间里,我记得我曾想过:当比尔·盖茨19岁的时候,一定也是这样的。”奥特曼那时建立的创业公司叫做Loopt。当人们第一次对手机上有GPS功能感到非常兴奋时,它使用位置数据将人们与他们的朋友和当地企业联系起来,有点像Yelp和Foursquare的混合体。奥特曼在开发者大会上做出了介绍:“Loopt的目标是连接在移动中的人,毕竟这是你拥有手机的主要原因。我们向你展示人们在哪里,他们在做什么,以及周围有哪些酷的地方。”

奥特曼在2005年开始建立这家公司,当时iPhone还不存在,所以Loopt试图为翻盖手机做到这一点,这有点困难。在早期,奥特曼的公司一度陷入绝望的境地,他们真的需要与移动运营商达成协议。他们得知,Sprint旗下的Boost Mobile正在寻找添加位置功能,并需要一个合作伙伴,但他们即将与其他公司签约。于是,奥特曼飞到了位于南加州的Boost总部。他就这样出现在了Boost高管威尔的办公室外面,请求给他10分钟。威尔回忆称:“我记得我接到奥特曼的电话时,他解释了他是谁以及Loopt是什么。Sprint的某人告诉他要与我们联系。”

他补充说:“当时再过一两天,我们就会与另一个比Loopt更大的创业公司签约。奥特曼要求当天来访,这是非常不寻常的,但考虑到时间,我们已经到了最后关头,我们即将签署这份合同,他已经来了,我们的母公司Sprint推荐他,这至少值得开个会讨论下。奥特曼和另外两名Loopt成员来到了办公室,我们坐在会议室里,我们分享了我们想要做的事情,奥特曼开始介绍Loopt,我记得他当时19岁,可能穿着休闲短裤,跷着腿坐在椅子上,开始掌控局势。”奥特曼最终说服了威尔,使Boost Mobile在最后关头改变了原定的合作计划,选择了原本未被看好的Loopt。

威尔至今仍对奥特曼印象深刻。他说:“从视觉上看,他显得非常年轻,但闭上眼睛,仅听他的言辞,他对项目的深入理解、出色的沟通能力和掌控全局的自信,都是我在科技界多年所见中最为出色的,这确实令人惊叹。奇特的不只是他的外貌,还有他那种超乎寻常的冷静和掌控力。”奥特曼的坚持不懈得到了回报,他知道这个交易的重要性,并付诸行动。后来,奥特曼谈及此事时说,他学到了一个宝贵的教训:要坚持不懈地追求目标。正是这份坚持让他成功签下了Loopt的合作协议。

YC的同伴们对奥特曼能达成这样的成就感到惊讶,因为Loopt的商业模式尚不稳定,产品也并未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然而,奥特曼的独特优势开始逐渐显现,他是一位令人难以置信的谈判高手。YC的创始人对奥特曼的才能印象深刻:“他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以某种方式说服了电话公司为他的创业公司提供服务,即便那时他的公司尚未有成型的产品。我不知道他如何做到的,但那时奥特曼最引人注目的特质就是他的雄心壮志。而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有这样的雄心,但他更擅长于达成交易。”在接下来的几年里,Loopt逐渐发展壮大,奥特曼在2008年的苹果开发者大会上进行了产品演示。

我听过和读过很多关于奥特曼的采访,他总是使用“超级”和“兴奋”这样的词语,有时是“超级兴奋”,这种热情与乐观的态度令人印象深刻。他描述事情总是如此轻松、重要且令人激动。然而,对于Loopt后来的发展,他并没有感到“超级兴奋”。几年后,Loopt逐渐淡出人们视野,奥特曼以一笔适中的金额出售了公司。据报道,他带走了500万美元。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或许是一个满意的结果,但从硅谷的角度看,Loopt在某种程度上被视为一个失败。

但这并没有关系,因为奥特曼在那时已经赢得了伯乐们的好感。其中之一是亿万富翁、投资者、PayPal联合创始人彼得·蒂尔。蒂尔是硅谷最有影响力的同性恋之一,这让他与奥特曼之间建立了一种特殊的情谊。当奥特曼离开Loopt时,蒂尔给予了他一笔可观的资金用于投资。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奥特曼的同龄人都注意到了这一点,因为蒂尔以悲观和虚无主义著称,而奥特曼则展现出一种真诚和乐观的公共形象。

同时,奥特曼与YC的保罗·格雷厄姆的关系也在加深,这种亲密的关系为奥特曼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当格雷厄姆有机会投资初创支付公司Stripe时,他邀请奥特曼一同参与。奥特曼后来表示,从某种角度看,这是他迄今为止最成功的一次天使投资,而他能获得这个机会,完全得益于他建立的个人关系网络。

有了金钱、人脉和影响力,成为“乐队指挥”

格雷厄姆因撰写一系列充满智慧的创业文章而广受赞誉,这些文章凝聚了他对创业的独特见解。他多次对奥特曼表示赞赏,并建议年轻的创业者们向奥特曼学习。格雷厄姆对奥特曼的一句评论尤为引人注目:“即便将他空投至食人族遍布的孤岛,五年后再度归来,他必定已是岛上的国王。”初听此言,我将其视为对奥特曼的极高赞誉,然而如今细细品味,这句话或许蕴含了更深层的意味。

到了2012年,YC已跃升为极具影响力的投资机构,其总部也从剑桥迁至硅谷,成为众多成功互联网企业的摇篮,其中不乏Airbnb、Dropbox和Stripe等业界翘楚。在此期间,奥特曼似乎开始模仿格雷厄姆的风格,逐渐蜕变为一位创业领域的导师。他在YC指导年轻的创始人,如同格雷厄姆一般,并开始撰写那些充满神秘色彩、时常令人费解的创业建议,诸如“最成功的创始人并非仅仅着眼于公司的建立,而是致力于创造一种近乎宗教的信仰”,以及“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是,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塑造世界,但令人惊讶的是,许多人甚至从未尝试过”。

在一篇名为《如何成功》的博客文章中,奥特曼向创始人们分享道:“你们应该拥有近乎过度的自信,我所认识的最成功的人几乎达到了妄想的境界。”对于熟悉奥特曼的人来说,这一点并不陌生。其中一位朋友告诉我,奥特曼总是散发着绝对的自信,他给人留下的印象是百分之百地相信自己,没有我们大多数人都会有的那种恐惧或不确定。与此同时,前Boost Mobile高管威尔也有类似的看法,认为奥特曼非常自信,但不自负,这种自信源于他在智力和人际关系方面的从容与自在。

多年来,格雷厄姆帮助精心塑造了奥特曼的形象,使他成为创业领域的半神人物,并在2014年决定全面提拔他。格雷厄姆辞去YC总裁职务,任命奥特曼为接班人,这一决定在硅谷引起了广泛关注。年仅28岁的奥特曼,在蒂尔和格雷厄姆的支持下,成为了YC的掌舵人。他们与奥特曼之间紧密的合作关系使他获得了金钱、人脉、影响力等资源。实质上,他们直接将一部分权力交到了奥特曼手中,这使得他有了更大的抱负和野心,即便是在面对像Loopt这样看似不太明智的项目时,他也能保持极高的期望和追求。

格雷厄姆解释称,他之所以选择奥特曼作为YC的继任者,是因为“YC已经成长为一个庞大的组织,而我并不擅长管理如此庞大的组织,奥特曼在这方面表现得游刃有余。”那时,尚无确凿证据表明奥特曼有能力管理大型组织,但自他接任YC以来,他不仅使公司规模远超以往,还为更多创业公司提供了资金支持,并成功拓展了海外业务。奥特曼在YC担任领导时期,无疑是一个关于扩张的时代。

创业者约翰·库根(John Coogan)观察到,奥特曼具备出色的思维转换能力,并且十分专注地倾听,这种能力在他看来近乎超凡。有人甚至形容他为“倾听的迈克尔·乔丹(Michael Jordan)”。许多人描述了他在倾听时的专注程度,他会直视你的双眼,那种强烈的关注几乎让人有些不安。后来,作为YC的掌舵人,奥特曼可能更像是一位幕后推手,他凭借在Loopt时期积累的丰富交易技巧,再加上更为庞大的人脉和影响力,一旦遇到问题,他只需一通电话就能迅速解决。

库根回忆称:“在我创业生涯的早期,曾经历过一次异常艰难的谈判。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给奥特曼发了一封邮件,没想到他立刻回电,短短五分钟内,他便彻底解决了我的困境。这成为我职业生涯中最出色的交易之一,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亲眼见证过奥特曼在短短15分钟的通话中解决了一个价值一亿美元的问题,这确实令人叹为观止。我认为,奥特曼只是以人性化的方式思考问题,他理解每个人的需求——这个人想要X,那个人想要Y,然后他会思考如何将这两者巧妙地连接起来。”

YC在奥特曼的领导下不断壮大,但他的抱负远不止于此。成为总裁后,他承担了一系列特别项目,其中之一便是核聚变研究,旨在鼓励更多人在这一领域创业。他扩大了YC的涵盖范围,包括那些在技术层面存在不确定性的初创企业。在此之前,YC主要专注于互联网软件领域。此外,他还在YC内设立了一个研究部门,并指派研究员探索各种前沿项目,如普遍基本收入——即无论个人是否工作,都能获得固定收入。

在奥特曼的推动下,YC进行了一项研究,为奥克兰的家庭提供了无条件的经济援助。这种行动力正是奥特曼所擅长的,他常常脑海中闪现一个想法,认为某种事物应该存在,然后他就会集结人力和资金,鼓励他人去实践。正如他在博客中所言,他就像一位交响乐团的指挥,自己并不演奏乐器,但能够引领整个乐团奏出和谐的乐章。

马斯克关注AI别有用心,对超富朋友羡慕嫉妒恨?

到了2015年,奥特曼再次迎来了施展才华的机会。他找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话题——人工智能,并准备通过一场晚宴来集结相关人才和资源,共同推动这一领域的发展。这次晚宴注定将改变一切。在硅谷流传着一个传说,在2015年,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对人工智能的现状深感忧虑,他频繁地表达自己的担忧。

当时,谷歌在人工智能领域占据主导地位,拥有雄厚的资金和众多顶尖的研究人员。谷歌大脑和被其收购的DeepMind实验室正在进行着令人兴奋的人工智能研究,致力于打造更加流畅和具备自我学习能力的人工智能系统。谷歌的早期领先地位令马斯克倍感不安,他担心人工智能可能变得过于强大,尤其是当人工智能主体开始自我改进时。这种担忧让马斯克对负责这一领域的人充满了疑虑。

马斯克曾坦言,他与拉里·佩奇(Larry Page)曾有过深厚的友谊,两人常在后者家中深夜长谈,他不断强调人工智能的潜在危险,但佩奇对此却显得漫不经心。当马斯克提及这段友谊的终结时,他的语气似乎轻松,但这段轶事却凸显出他的智慧和前瞻性。当时,谷歌,特别是在收购DeepMind后,聚集了全球三分之二的人工智能人才,拥有庞大的计算资源和资金,然而,掌控这一切的人似乎对人工智能的安全问题漠不关心,这无疑构成了一个严重的隐患。

马斯克进一步阐述道:“最后的裂痕出现在佩奇称我为种族主义者时,只因为我更倾向于人类的意识而非机器的意识。我想,在某种程度上,我确实如此。”在当时,许多专家对人工智能威胁人类存在的观点嗤之以鼻,认为这简直是天方夜谭,毕竟人工智能连吉娃娃犬和蓝莓松饼的图片都难以区分。然而,对于马斯克而言,这却是一个迫在眉睫的威胁。

在一次会议上,马斯克与传记作家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的对话中,他的语气严肃,甚至流露出惊慌。他强调:“我认为大多数人并未意识到机器智能的发展速度之快,它远超乎人们的想象,即使在硅谷,也鲜有人能真正理解这一点。若存在一种超级智能,特别是当它具备递归式自我改进的能力,且其效用函数对人类有害时,后果将不堪设想。想象一下,它可能仅仅是为了删除垃圾邮件,却得出消灭人类是最佳方案的结论,那么我们为何还要保留这些垃圾邮件的源头呢?”

然而,当时的观众对马斯克的话语嗤之以鼻,认为他的担忧太过荒谬。马斯克深感自己必须采取行动来削弱谷歌在人工智能领域的优势,但这背后可能还有更多深层的动机。科技记者阿什利·万斯(Ashley Vance)在马斯克的传记中提及:“2013年的马斯克,与我们今日所见的他有所不同。当时,他虽过得不错,特斯拉和SpaceX都渐入佳境,但他的身价或许仅数十亿美元,远非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马斯克当时的朋友圈中不乏世界顶级富豪,其中就包括谷歌联合创始人佩奇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科技记者阿什利·万斯在撰写马斯克传记时透露:“我曾多次采访马斯克,当我深入了解他的内心世界时,我强烈感受到他在注视着身边的朋友们。他们过着优越的生活,拥有庞大的软件帝国和日益壮大的人工智能帝国。我坚信,马斯克对人工智能的深切关注,部分源于对朋友们成功的羡慕,甚至是嫉妒。他目睹着谷歌和朋友们取得的辉煌成就,而他自己似乎尚未触及那样的高度,但这一点他从未公开承认。”

理想很丰满,现实上演权力大战

因此,人工智能始终是马斯克关注的重点。2015年,他参加了一场在罗斯伍德酒店举行的晚宴,这是位于硅谷核心区域门洛帕克Sand Hill Road上的一处豪华场所,毗邻硅谷最大的风险投资公司。晚宴上聚集了约十位杰出人物,其中四位尤为重要——马斯克、奥特曼、伊利亚·苏茨凯弗(Ilya Sutskever)和格雷格·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苏茨凯弗当时是谷歌的顶尖人工智能研究员,而布罗克曼则是Stripe公司的关键人物,曾将一家五人团队发展成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企业。

在晚宴的热烈讨论中,他们深入探讨了人工智能可能被误用所带来的威胁,以及可能引发的灾难性后果。他们还认真分析了要建立一个与谷歌抗衡的项目所需的各项条件。他们认为自己已拥有成功的所有要素:苏茨凯弗的人工智能专长、布罗克曼的运营经验、马斯克的资金支持,以及奥特曼的协调能力。在那次晚宴上,马斯克郑重承诺将向该项目投资10亿美元,并提议将其命名为OpenAI。

他们最初的愿景是,OpenAI将作为一个研究实验室,致力于公开分享其研究成果,而非为私利而保密。它将以非营利性的方式运作,不追求企业利润,而是专注于研发对人类有益的安全人工智能。尽管这个理念在理论上听起来非常美好,但这些非营利和开源的原则很快在现实中变得复杂起来,OpenAI的联合创始人之间爆发了权力斗争。

在OpenAI创立之后,奥特曼的人际关系开始变得紧张起来。早期的一批员工因在人工智能安全发展问题上与他和其他管理层出现分歧,最终出走并创立了竞争对手Anthropic。马斯克也在与奥特曼闹翻后亲自下场,起诉OpenAI和奥特曼,指控他们背离了公司的创始原则,并指责奥特曼中饱私囊,但后来撤诉。同时,马斯克也创办了自己的人工智能公司xAI。

就连一直对奥特曼赞不绝口,从他十几岁起就看好他的格雷厄姆,也与他产生了裂痕。在OpenAI创立之后,奥特曼继续担任YC总裁,但他的注意力被分散,这引起了YC领导层的不满。2019年,格雷厄姆不远千里从英国飞往美国加州,与奥特曼进行了当面对质。格雷厄姆后来回忆说,YC需要一位能全身心投入的领导者。因此,奥特曼最终辞去了YC总裁的职务。

从OpenAI的创立使命中,我们不难看出奥特曼的远大抱负:他致力于确保公司开发的人工智能能够造福全人类。然而,在去年11月的一个短暂时刻,他的驱动力似乎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OpenAI董事会成员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为了保护人类,奥特曼必须暂时离开。但令人惊讶的是,五天后他又重返了公司,并帮助更换了部分董事会成员。

显然,奥特曼再次以巩固自己权力的方式脱颖而出。如今,奥特曼正全力以赴地迈向他的下一个宏伟目标:让人工智能在多种任务上超越人类的表现。他坚信,“在相当近的将来”,这一愿景将成为现实。

—-

编译者/作者:techflow深潮

玩币圈申明:玩币圈作为开放的资讯翻译/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玩币圈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知识
LOADING...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