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当前位置: 玩币圈首页 > 行情分析 > 主权vs社会:个体自由与社会依赖间的矛盾关系

主权vs社会:个体自由与社会依赖间的矛盾关系

2023-09-11 金色财经 来源:区块链网络

作者:Jameson Lopp,Casa联创&CTO;翻译:区块链网络xiaozou

比特币支持者经常谈论主权概念;这是我们视若珍宝的价值。在比特币经济中,作为一个主权实体运行,持有自己的密钥、审计区块链的历史、执行你认可的规则,这种能力就是个人赋予自己的权利。

然而,自从6年前的扩展争论以来,我们对比特币协议的治理进行了更深入的探索,主权观点的细微差别对我来说变得更加清晰。考虑一下:

“要让隐私权得到广泛传播,它必须是一套社会契约的一部分。人们必须联合起来,为公共利益部署这样的系统。隐私保护也会有边界,无法推广到通力合作的同胞团体之外。”—— Eric Hughes,《密码朋克宣言》。

你可能会被“社会契约”这个词所触动,但我们稍后会对此进行深入探讨。我认为对上述Eric的引用是有必要的,因为它涉及到一个与网络效应相关的问题。虽然我们都是独立的个体,但如果我们要以一种与其他人互动的方式生活,那么我们就必须依赖于某种程度的合作。这适用于经济互动和通信,当然也适用于任何其他类似网络的活动,比如依赖于协议的活动。

我认为,如果把“隐私”换成“主权”,Eric的话也适用。阅读完本文,你就会有同感。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

在大海里独踞;

每个人都像一块小小的泥土,

连接成整个陆地。

如果有一块泥土被海水冲刷,

欧洲就会失去一角,

这如同一座山岬,

也如同一座庄园,

无论是你的还是你朋友的。

无论谁死了,

都是我的一部分在死去,

因为我包含在人类这个概念里。

因此,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丧钟为你而鸣。

——John Donne

如果你正在阅读本文,那么你不太可能是一个不与任何其他人互动的“孤岛”,这是你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1、什么是主权?

主权就是独立;无需许可操作的自由。通常认为有主权的是国家,其实一个人也可以是具有一定能力的主权体。

一个人可以在生活的许多方面成为主权体。当然,比特币支持者所关注的是金融主权。

由于我们的经济和社会是相互联系的,今天,个体层面上的完全主权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任务的专业化:当我们要做好特定的某件事时,个体的效率会更高。因此,我们将生活的许多方面外包给第三方专家,他们非常擅长提供特定的商品和服务。

即使你住在非常偏僻的地方,基本上是独立的,你也不太可能过着原始的生活方式。这些人中有大多数人仍然依赖供应链时不时地为他们提供原材料和高科技产品,他们无法从无到有进行创造。他们的人类“岛屿”与社会之间的仍然架着桥梁,尽管也许很脆弱。

2、通过数学和博弈论获得主权

从实际角度来看,如何才能实现金融主权?当然,我们必须从头开始说起。

什么是区块链?区块链就像是一串积木。

我是个搞技术的。当人们说“区块链”时,我听到的是“数据库”。当人们谈论“用区块链解决问题”时,他们几乎总是淡化了许多对这些系统架构至关重要的细节。

当你创建一个区块链时,你所做的就是创建一个相互连接的数据列表,这是一种新型的数据结构,通过加密方式捆绑在一起。这种数据结构给我们提供了篡改证据属性。这就是除了有序的历史事件之外你真正得到的。你可以说“这件事发生在这件事之后”。尽管如此,准确地说,你不能确定你所看到的有序历史就是来自某区块链数据结构的真实历史。

当人们说区块链时,他们想到的大多数其他东西实际上并不是区块链本身确保的。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区块链不是什么?

它不是一个节点网络。

它不是一个共识协议。

它不是一个不可篡改的历史记录。

它当然也不是真相仲裁者。

它甚至不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时间戳服务。

区块链本身只会提供给你篡改证据。你还需要其他东西,比如工作量证明、权益证明或其他某种共识机制,让重写区块链的人付出高昂的代价。你需要一个节点网络来确保历史记录的准确性。你还需要特定的共识规则来确保区块在一定范围内打上了时间戳。

基于区块链的系统如何增强个人主权?密码学使其用户能够创建一个不对称的盾牌进行自卫。也就是说,攻击使用加密技术保护数据的用户,成本要比用户的防御成本高几个数量级。

类似地,通过运行软件,验证没有人违反系统的规则,我们获得了一定程度的主权,因为我们不需要信任第三方是诚实的。

在这些网络中,共识是通过我们每个人执行我们共同认可的规则来实现的,从而决定哪些数据是可以接收并传播给我们的同伴的,哪些数据是可以拒绝的。当参与者对规则以及数据接收存在分歧时,网络会自动分区。因此,参与者可以与之互动的“社会”也是分裂的,整个网络的“治理”是完全无缝的。

在我看来,你能得到的最公平的制度是任何参与者都可以否决他们想要的任何东西。这给了我们创造这样一种系统的能力:在这个系统中,我们并非为了多数群体利益而优化(民主的目标)。

这种架构创造了这样一种系统,在这个系统中,我们在为让整个用户群体受到的危害最小而优化。

3、传统治理模式

让我们思考一下人类文明是如何发展到今天的。在过去的几千年里,我们创造了这样那样的等级命令和控制系统来帮助我们进行自我组织,帮助我们专业化,这样,任何人都不用再担心要种粮食养活自己。

你可以把这些特定的职能委托给其他专业人士,他们可能所在的公司或阶层只专注于做一两件事,非常高效和多产。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你的系统中有很多权力都集中在高层,这种权力基本上是用来协调其他层级的人的,实际上在整个组织中出力完成工作的就是这些人。这种模式对公共和私营部门组织都适用。

这是相当有效的,但当然,也是有利有弊的。我认为,作为一个社会,我们并没有真正考虑过这些利弊权衡。我们获得了更高的效率、更多的便利,但却损害了稳健可靠的特性。

4、社会可扩展性

你一定听到了很多人在谈论技术扩展解决方案,以及区块链的性能问题,因为区块链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低效、性能最差的数据库结构。

但我认为很多人都忽视了社会可扩展性的问题。那么什么是社会可扩展性呢?

“文明的进步, 就是人们在不假思索中可以做的事情越来越多。”—— Alfred Whitehead,英国数学家、哲学家

如果你回想一下官僚制度以及文明是如何随着这些命令和控制等级而发展的,这是一个大问题,是关于效率与将权力集中在少数人手中所产生的系统性风险之间的权衡。

因此,我认为,基于区块链的共识网络可以使我们创建具有社会可扩展性的系统,这意味着参与网络以及留在网络中的成本要低得多。

我指的不是技术上的成本,而是认知上的成本。你知道Dunbar’s number(邓巴数字)吧,它指的是人类大脑只能保持大约100到150个与他人的紧密人际关系,否则就会发生认知过载。

当你身处的系统架构中,其他参与者有足够的权力,他们可以损害你的利益,改变规则,实际上可以改变系统本身,那么你必须花费大量时间提防他们,担心他们将如何影响你的主权。

但是,如果我们能够建立强大可靠的平台,平台上的权力去中心化程度很高,你就可以创建一个更有弹性、更值得信赖的系统,那么人们就可以用很少的认知成本进行互动及使用这个系统。有了公共的无需许可的网络,我们就可以创造真正的自由市场,这些市场是社会可扩展的,我们可以通过创建一个系统来实现这一目标,在这个系统中,你不必担心权力格局和幕后游戏。

我们基本上是通过颠倒和自动化官僚制度来创造这些新形式的网络社会。

“当我们可以通过计算机科学来确保金融网络最重要的功能,而不是通过传统的会计师、监管机构、调查人员、警察和律师时,我们就可以从一个手动的、安全性不统一的本地系统转变为一个自动化的、更加安全的全局系统。”—— Nick Szabo,《钱、区块链和社会可扩展性》

5、产权

从某种意义上说,产权在加密保护协议中定义得非常好。要么你有能力向网络提供足够的证据,证明你在分布式账本中拥有一个条目,并且可以操纵它,要么你就什么都没有。

然而,在更高的层面上,还有博弈论。虽然你可以确保你的资产不会被随随便便哪个机构窃取或冻结,但并不确保整个生态系统一直不会背弃你。由于博弈论和无需许可的公共网络治理的颠倒性,以及协调这种变化的困难,这种情况极不可能发生,但却从来都不是绝对不可能的。

拿以太坊对DAO黑客攻击的反应来说,这是对所感知的巨大威胁做出反应的最著名的例子,但这绝不是唯一一次由于恶意实体的行动而做出改变协议。

在DAO黑客攻击的情况下,在网络上足够数量的实体的控制下移除了足够数量的价值,使得有足够强大的激励,可以协调协议变更,将资金返还给原始所有者。DAO攻击者设法控制了360万枚ETH,约占当时总供应量的5%。当然,人们可以从逻辑角度说,DAO黑客只是遵循协议规则获得了这些代币的合法所有权,但这也表明了并非所有规则都是成文的

请注意,类似的事情比特币也有出现,尽管是一个小得多的生态系统。2010年8月15日,发现区块74,638包含一笔交易,该交易创建了184,467,440,737.09551616枚BTC,分布在三个不同的地址。这是有可能的,因为用于检查交易的代码没有考虑到输出太大时的求和溢出问题。

在此发现后的五个小时内一个新版本客户端发布,包含了对拒绝输出值溢出交易的共识规则的软分叉更新。区块链是分叉的。尽管许多未打补丁的节点继续在“坏”区块链上建设,但“好”区块链分叉以74,691的区块高度超过了它,此时所有节点都接受了“好”区块链作为比特币交易历史的权威来源。

一方面,无论谁利用了这个漏洞,他们的比特币几乎都会被整个网络夺走。另一方面,如果规则从那时起就被修补,那么攻击者最终将拥有所有比特币的99.9886159%。动机很明显。

Spock:“很合理。多数人的需求要重于……”

Kirk:“少数人。”

Spock:“或一个人。”

6、社会契约

制定社会契约甚至是不可能了,因为没有权威可以强制执行它,这是一个难题。我认为,政府确立的法律体系是将社会契约法典化的一种尝试。

“每个人都肩负着社会的一部分;没有人能被他们免除自己的责任。如果社会正在走向毁灭,没有人能为自己找到一条安全的出路。因此,每个人,为了自己的利益,都必须大力投身于这场智力的斗争。没有人能袖手旁观;因为结果关系到所有人的利益。不管选择与否,每个人都被卷入了这场伟大的历史战役,正是我们的时代把我们推进了这场决定性的战斗。”—— Ludwig Von Mises,奥地利经济学大师

在我看来,“社会契约”只是一种委婉的说法,指的是“在一个特定的组织中,人类信仰的最低公分母”。它是虚无缥缈的,难以定义,而且容易改变。尽管我们在推动机器共识以自动化执行整个社会的规则方面取得了不小的进展,但我们似乎将永远受限于人类共识混乱且不可量化的本质。

7、选择加入还是选择退出社会?

创建由密码学保护的无需许可的公共网络的伟大之处在于,那些选择参与网络的人都是出于自身利益。今天使用比特币的人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们选择加入了这个规则体系。不过,如果更多的国家决定将比特币作为法币,未来情况可能并不会一直如此。

8、比特币社会契约

比特币的社会契约是什么?我通常指的是用户普遍认可的一套“不可侵犯的属性”。

共识,而非命令和控制:治理依赖于粗略共识和运行代码的密码朋克原则。

信任最小化:信任使系统变得脆弱、不透明、操作成本高昂。信任失败会导致系统性崩溃,信任管理会产生不平等和垄断锁定,而自然产生的信任瓶颈可能会被滥用以拒绝正当程序。

去中心化:在众多属性中,但权力是最重要的。

抗审查性:任何人都不应该有权力阻止他人与比特币网络互动。任何人也不应该有权力无限期地阻止有效交易的确认。虽然矿工可以自由选择不确认交易,但任何支付竞争性费用的有效交易最终都应该由某经济上理性的矿工确认。

匿名性:拥有或使用比特币不需要官方身份证明。这一原则加强了系统的抗审查性和可替代性,因为当系统本身不跟踪用户时,更难以选出认为“被污染”的交易。

开源:比特币客户端源代码应该始终开放,任何人都可以阅读、修改、复制和共享。比特币的价值建立在系统的透明度和可审计性之上。审计系统任何方面的能力确保我们不需要信任任何特定实体的诚实行为。

无需许可:不会有任意的gatekeeper能够阻止任何人参与网络(作为交易者、节点、矿工等)。这是信任最小化、抗审查性和匿名性的结果。

不受国家法律约束:比特币应该不受国家法律的约束,就像其他互联网协议一样。监管机构必须弄清楚如何应对比特币技术带来的功能,而不是相反其发展。

可替代性:可替代性是健全货币的一个重要属性。如果每个用户都需要对他们收到的所有资金进行污点分析,那么系统的效用将显著下降。

前向兼容:比特币支持在不广播交易的情况下签署交易;有一个原则就是,任何目前可能签署但未广播的交易都应保持有效的可广播状态。比特币对这一原则的坚持让每个人都对协议充满信心。任何人都可以通过他们设想的任何方案来保护自己的资金,并且可以以无需许可的方式部署这些资金。

资源最小化:为了保持较低的验证成本,区块空间是稀缺的。因此,对于任何人来说,消耗大量区块空间都应该是昂贵的。验证应该是成本低廉的,因为当更多的用户能够负担得起审计系统时,将支持信任最小化;低成本验证也使得资源耗尽攻击代价高昂。

汇集性:任何两个比特币客户端,如果他们连接到一个诚实的peer节点,最终应该汇集于同一链端。

交易不可篡改:在给定区块后添加到链中的每个新区块应该使给定区块在链重组中成为孤儿块的可能性大大降低。虽然在技术上无法保证不可篡改,但我们可以保证,在交易被足够的工作量证明充分掩埋之后,撤销交易的成本将极其高昂、不切实际。

保守主义:长期来看,货币应该是稳定的。我们应该保守地进行改变或更新,这既是为了最小化系统的风险,也是为了允许人们继续以他们认为合适的方式使用系统。

9、主权就在系统内,而非反对系统

像比特币这样的系统更优越,是因为它们的激励和治理更透明,尽管治理过程和权力分配定义不清。也许有人会说这本身就是个特性。

我们都有能力以有限的方式拥有主权,但我们依赖于与社会上他人的合作来进行交易,依赖他人为我们提供他们的劳动产品。回想一下,我们的比特币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世界上有一些人认同我们的观点,认为它有价值。记住,“没有谁是一座孤岛。”

10、主权的代际压力

虽然选择加入的网络社会可能比以暴力威胁为基础的传统的国家和城邦治理要好,但如果选择加入社会的概念经几代人的努力后仍然失败呢?

多年来,我多次回顾的一个问题与我们所见的文明周期有关。

“艰难的时代造就强者,

而强者创造出美好的时代。

美好的时代造就弱者,

而弱者创造出艰难的时代。”

——G. Michael Hopf,美国作家

我认为,考虑到一个社会可能会选择自身重组,形成一个新的政府和法律体系,这就存在某种道德困境。但这些法律往往会永久存在,并强加给后代。如果社会发生变化,并决定法律不再符合他们所期望的社会契约,那么和平地改变法律可能相当困难。

这是因为默认的东西是很难改变的。如果我们观察帝国的兴衰,可以发现,随着越来越多的官僚主义强加于社会,直到民众起身反抗,或者由于资源枯竭和无法应对不断变化的环境,系统自行崩溃,帝国才会崩塌。我经常在想,如果法律每隔一代人或每隔几十年就需要重新批准,岂不是更公平?

11、我们前往何方?

我认为,在探讨了所有这些问题之后,归结为一个问题就是你如何试图引导社会契约的发展演变?我认为这是文化、叙事和模因学问题。

“我的预测是,自由主义者将会转向比特币。大概两年后,比特币就会成为主流。我不知道如何在没有边缘人士和政治的情况下获得边缘技术……你只需要经历一个成熟过程,技术会在另一端成为主流。在此过程中,边缘政治将继续前行。”—— Marc Andreesen,2014年

虽然Marc的预测没有实现,但他有些事说对了。如果一个选择加入的社会从小众走向主流,那么新加入者就有可能带来他们自己的文化和价值观,这可能会改变不成文的社会契约,从而导致人们试图改变成文的规则。既然自由主义理想是“边缘的”,那么比特币的主流采用肯定会导致该系统的社会契约最终缺乏保障。

我认为比特币的一个可取之处是,那些具有强烈意识形态信仰的最早期采用者,他们持有大量比特币,对该领域的企业有很大的影响力和权力,他们不会轻易动摇。该博弈论将如何发展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亲爱的读者,你能做些什么来帮助比特币的社会契约和我们认为不可侵犯的财产继续保持完整性?

运行你自己的节点来对你的资金执行规则。

保管好你的秘钥

对你的朋友和家人进行宣传教育

我们所有人都有责任确保系统稳健、对新的威胁做出反应,并且不会发生内部腐败。

“警惕不仅是自由的代价,也是任何成功的代价。”—— Henry Ward Beecher,美国牧师、著名演说家

查看更多

—-

编译者/作者:金色财经

玩币圈申明:玩币圈作为开放的资讯翻译/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玩币圈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LOADING...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