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当前位置: 玩币圈首页 > 新闻观点 > AIGC打响游戏行业起跑枪声

AIGC打响游戏行业起跑枪声

2023-09-02 AIGC 来源:区块链网络

原文来源:正见TrueView

图片来源:由无界 AI 生成

游戏行业是目前AIGC变现最为清晰的行业。

从游戏产品本身来看,内容素材都可以交由AIGC技术接手,在短时间内通过文生图、生成文本的技术手段,完成游戏内容资产搭建。在将AIGC技术融入游戏制作管线时,亦可降低内容制作成本。根据数据显示,目前已有60%的游戏厂商借助了AIGC能力。

然而当我们在谈论AIGC+游戏时,目光如果更多只是聚焦在降本增效维度,未免显得AIGC不够性感。

AIGC真正性感的一面在于——AI生成后的不可预知性。基于提示词创作,AIGC发挥机器的想象力,打破制作者的思想桎梏,提供源源不断的灵感。这种爆炸级的内容创意,才是长远推动游戏变革的关键意义。

早在《2020中国游戏创新与发展趋势报告》中就已提及,创意不足已成为游戏行业最大的擎肘。当创意匮乏成为业内常态化现象时,就会呈现产品同质化、业内难出精品的现象。而AIGC技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搅动同质化泥潭。

由此可见,相比显性的财务数据,AIGC助力游戏行业沉淀创意资产更值得关注。当此助益呈指数级增加时,我们将看到游戏行业有哪些变化?

Part.1 打破不可能三角

成本、效率、质量,被称为“不可能三角”。大部分行业都无法平衡这三个因素,必须做出取舍。游戏行业亦是如此。

以近年来风头正盛的二次元游戏《原神》为例,因设定为开放世界,在开发过程中,最大的难题在于内容需求多、成本高。从立项到宣发不仅耗时五年之久,且早期制作组员工就已超过300人,其中70%的员工为美术环节;研发成本接近7亿元,后续每年维护成本为7-14亿人民币,堪称史上最昂贵游戏之一。

《原神》虽未披露各环节制作成本,但我们从同为二次元游戏的《阴阳师》中可以窥见一二。当年网易斥巨资请来知名设计师绘制原画,一张原画价格达15万,新入行的设计师平均薪资也在1万左右。

由此可见,在游戏产品中,更精美的画面、人物形象设计需要较长的时间打磨,进而导致总成本较高。这也是长久以来,游戏行业都难以找到质量、成本、效率三者共存解题思路的主要原因。

而AIGC技术,则能帮助游戏行业打破这个“不可能三角”。

目前行业内已有部分AI创作工具落地,其中Ziva Dynamics可以用于游戏中人物肌肉、表情等元素的制作生成,Speedtree则可以快速生成游戏实时3D画面中的植被,腾讯的3D虚拟场景自动生成解决方案用于创造风格多样、贴近现实的虚拟城市。

Unity中国总裁张俊波曾表示,AI创作工具大量地节省了手工制作动画的时间。同样是画图,人工需要花几天甚至更长的时间完成。使用AI则几秒就能生成,原画师只需要稍做修改即可。如此,效率得到了成百倍的提高。

网易Q2季度财报也曾披露,利用AI等自研技术,网易已实现数字内容生产关键环节提效90%。

除了赋能单环节外,目前AIGC的技术已经可以接替整条游戏制作管线。

以基于AI技术的3D游戏研发平台MoonlanderAI为例,其制作流程可以理解为“文生游戏”平台。按照Moonlander的介绍,不会任何美术、程序或者策划技巧的使用者,仅需要简单的文本描述交互,平台就能通过程序推理框架生成一款3D游戏,开发者最高可以节省95%的研发时间。

借助AIGC,游戏制作方节省的不仅是美术制作成本,也将收获制作新灵感。《灵月之境》负责人成朱江曾表示,“以往是设计什么,最终就会按照严格设计产出结果,而现在是我们也不知道设计的这个东西到底会发生什么。”

将设计结果以提示词的方式交由AI接手,或许AI不会百分百让制作团队满意,但绝对会提升制作团队的想象空间。

简单来说,AIGC能在降本增效的同时,带来更多的创作惊喜。但这份惊喜,绝不是取代富有创意的从业人员,而是作为从业人员专属的“灵感库”,为从业人员在创意灵感匮乏时提供帮助。

这才是AIGC融入游戏行业时,对于制作方而言最大的“隐形资产”。

Part.2 “无限故事”时代

除了美术环节的应用外,以AIGC技术为主的大模型应用,还可以助力游戏制作中的NPC交互。

NPC常被认为是将玩家从现实世界拉进游戏世界的桥梁,当玩家打开游戏页面时,NPC的出现和对话是玩家探索游戏世界的第一幕。传统的NPC交互,以固定对话互动为主,玩家通过问答形式领取任务的过程,较为单一且枯燥。

长久以来,NPC的作用仅仅是推动游戏进程,可玩性并不高。此外,由于NPC的回答由制作团队编写,所以一定程度上会受到制作团队的三观影响。一旦制作团队的专业水平受限,其投射给NPC的回答也“毁三观”,进一步影响游戏口碑。曾经某款游戏NPC形容玩家为“疯狗”。

而得到AIGC的技术加持后,NPC不再局限于固定的问答模板,而是在游戏世界的规则内,利用AI驱动衍生各类问答方式,每个玩家和NPC交互的内容都会不同,赋予NPC极大自由度,加深玩家印象且提高游戏可玩度。

网易今年2月宣布,《逆水寒》手游已安装GPT,玩家可以在游戏内“调戏”NPC,面对可以触发任务的NPC时,还可以解锁更多种完成任务的方式。

例如玩家跟敌对NPC说“你家着火了”,NPC会赶回家,此时玩家就不用再进行对战。或者,假如玩家曾对NPC伸出援助之手,当玩家遇到BOSS时,被救助过的NPC也会来帮助玩家打怪升级。

《灵月之境》有一个场景是需要玩家和女主NPC斗智斗勇走出超市,制作团队仅设置好通关状态,具体使用何种方法走出皆由玩家自行探索。

从这些场景中可以看出,借助AIGC的能力,游戏在剧情部分可以开启“无限故事”时代,故事剧情在大设定范围内,衍生出各自不同的支线剧情。NPC也不再只是一个承接剧情的开关,而是有灵魂的群演,加强玩家和游戏牵连。

昆仑万维CEO方汉表示,一个游戏实现千人千面,NPC也不再是简单规则约束的玩偶,可以对玩家行动做出自己的反应,游戏产品的可玩性将大大提升。如此,由AIGC加持的游戏市场规模扩大也将挤压其他娱乐形态的空间。

玩家对于此种交互模式的接受度也较高。米哈游《星铁》推出后,AI对话的NPC备受好评,B站相关视频数据可观。资深游戏玩家小狄向正见TrueView表示,更具有特点的NPC对话,在体验时更能达到身临其境的感觉。

让NPC“活”起来,是AIGC目前在游戏创意中最明显的一隅。从微观来看,玩家的互动性和可玩性得到提升;从宏观来看,不囿于固定对话细节的互动,将推动游戏行业发展,也有可能成为主流。

Part.3 突出重围的机会

上述围绕AIGC融入游戏行业,带来生产力和创意资产变化的讨论,本质上影射了一个道理,AIGC技术将加速游戏产业变革,且为更多新入行者提供突出重围的机会。

游戏行业难有新黑马闯出的现象已持续良久,行业常年被大厂商垄断,腾讯、网易占据过半市场份额,凭借《原神》登顶二次元游戏头部的米哈游成为“唯一”例外。而米哈游也是在行业蛰伏多年并找到大厂未曾涉足的游戏领域,才有的机会走上牌桌。

当业内出现绝对巨头时,就会出现“大鱼吃小鱼”的竞争状况。以往中小团队、独立游戏开发者在和大厂竞争中,往往面临被大厂巨大体量、资金压垮或被收购的结局。

除了业内玩家实力过强外,另一个制约因素就是入行门槛太高,编程、美术等各类奇高的制作成本,阻碍了一批有创意、想入行的新玩家。

而AIGC的出现,则拉低了入行门槛,为新玩家提供一个入局的机会。

去年10月,《奇怪的RPG》上架Steam,仅两个月销量便成功突破10万,且在Steam收获94%的好评。精美的游戏制作很难让人想到,其背后主创团队仅有一人。同样在Steam崭露头角的还有云山小雨工作室出品的《山海旅人》,工作室员工不超过10人,且主创作人是一名没有从业经验的海归AI博士。

赋予中小团队、独立游戏开发者破局利刃,将游戏开发者带入UGC时代,AIGC带来的是一场游戏产业的范式革命。

再从大厂来看,面对新技术的突袭,大厂除了融入外,还要给淘金者卖铲子,坐享AIGC时代红利。腾讯发布Q2财报时表示,目前自研大模型已经开始在不同业务上进行内部测试,比如在游戏等业务上的模型测试,着手迁移工作。

前不久,TapTap发布会上,心动游戏宣布推出的游戏创作工具“星火编辑器”也加入了AIGC功能,帮助开发者快速生成美术资源和文案。目前已有20余款游戏借助星火编辑器顺利上线。

此外,国内游戏大厂腾讯、网易均有布局零门槛游戏编辑器的动作。

总而言之,AIGC对于游戏行业想象力的释放和激发、门槛的下降与打破,似乎将游戏大厂和新贵又拉至了一条新的起跑线。

AIGC犹如一只无形的手,正在打开游戏行业的“潘多拉魔盒”。

—-

编译者/作者:AIGC

玩币圈申明:玩币圈作为开放的资讯翻译/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玩币圈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知识 AIGC 大模型
LOADING...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