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当前位置: 玩币圈首页 > 新闻观点 > 要投资OpenAI,孙正义为了AI要最后一次赌上一切?

要投资OpenAI,孙正义为了AI要最后一次赌上一切?

2023-09-20 AI梦工厂 来源:区块链网络

原文来源:未来科技力

作者:薛良Neil

图片来源:由无界 AI ?生成

孙正义的形象同他的行事作风形成了一种让人印象深刻的扭曲。孙正义个子不高,外表温和,看上去就是个寻常的日本老头(尽管他是韩裔),说英文的时候孙正义的语速往往很慢,还带着浓厚的日本口音,简直如同一个英语初学者,完全不像是曾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修读经济和计算机课程的那种人,而就算在讲述最为宏大的愿景的时候,孙正义也是慢条斯理,很少有大的情感波动,因此你甚至可以说他不那么享受聚光灯和舞台。

事实上,在去年中宣布要从自己的公司软银淡出后,孙正义真的结结实实神隐了好几个月,就如同每一个退休的老人。

一切都和“领袖气质”这种词完全不搭边,然而作为常年的日本首富(甚至还当过一天的全球首富),孙正义手中可以动用的资金一度庞大到可以左右全球科技和创投市场,而赌徒般激进的投资风格甚至被人形容为凭一己之力造就了全球一级市场的通货膨胀。

当然,这是在愿景基金失败之前的事,而我们现在可以把9月ARM的成功上市看做一个标志性转折点,这意味着孙正义终于可以走出失败的阴影,再度执行他疯狂的冒险主义ALL IN战略。

这也许是他的最后一次赌博。

软银愿景基金官方网站截图

失败的 ALL IN 哲学

孙正义让人津津乐道的故事包括,花了五分钟时间决定投资阿里巴巴,在雅虎只有15个人的时候向其注资1亿美金,以及用45分钟时间说服沙特王子向由他发起的愿景基金投资450亿美金——平均每分钟价值10亿。

这些故事浪漫到有些悚然的地步,因为这背后都是近乎天文数字般的金钱流动,孙正义却在很快时间内就做出决定。

ALL IN,这个如今已经被人用烂的词,最早就是用来形容孙正义的。

同温和的外表不同,孙正义是一个直觉型投资者,他更看重在极短时间内同人接触的感觉,在孙正义春风得意的时候,这种直觉被神话成了某种金手指一样的存在,既充满着东方式的禅意和不可言说的奥妙,又因其戏剧性而饱含西方人热衷的潇洒与豪情,这契合了孙正义的身份:一个在日本社会格格不入的韩裔三代移民,一个在加州接受高等教育,并掘到了第一桶金的亚洲人。

基于这种ALL IN 哲学,孙正义的事业在2016年达到高峰。那一年,他斥资320亿美元完全私有化了ARM,这个行动从敲定到完成只用了两周时间,为了能顺利100%控股,孙正义甚至向ARM董事会提出了一个让人无法拒绝的offer:收购价格相比当时ARM的市值溢价高达43%。

这么做的原因只是因为孙正义和ARM CEO进行了一次非常简短的谈话(这个谈话甚至是在一个派对上进行的),他认为ARM的简明指令集架构在移动端芯片上近乎完全垄断的统治能力会在未来具有极大的增长潜力。

转年,孙正义成立了总价值规模近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投资方除了有沙特这样不差钱的土豪,还有包括苹果在内一众科技公司。它继续贯彻着孙正义的ALL IN 哲学,试图利用直觉复制阿里巴巴和雅虎的成功,然而所有事情的发展最终走向了孙正义不愿意看到的方向。

ARM的营收始终没有起色,它每年的净利润只有收购价格的六十分之一。被期待成为下一个阿里巴巴的WeWork宛如流星一般坠落,孙正义用28分钟时间决定的投资最终让他的120亿美元打了水漂。愿景基金和软银集团的财务状况快速恶化,2022年六个月之内就损失了六万亿日元。愿景基金亏损规模高达数百亿美元,以至于最近几年软银几乎是靠卖阿里巴巴股票来填补这些窟窿——他最广为人知也最出色的投资为他带来了3000倍的回报。

ALL IN 策略出现系统性失败。

软银愿景基金官方网站截图

事实证明,孙正义的直觉并不总是准确。比如说,在收购ARM时,孙正义宣称未来ARM的营收将在五年内增长五倍,事实证明这个预测完全错误,ARM的营收增长只有65%,甚至还不如整个大盘的增长率。

孙正义的信心原本来自ARM的垄断地位,但ARM的垄断地位和它的实际收入极不相称,它的收入主要来自授权费,然而ARM在早期谋求市场地位时把费率定得低到让人难以置信的地步,平均每个芯片ARM只能拿到9美分,相比之下高通在iPhone这样的设备上收取的专利费一度可以达到20美元。

另一个广为人知的失败案例是社交应用IRL,愿景基金第二期领投总额1.7亿美金给这家2019年成立的初创公司,但实际上其2000万月活用户中有95%都是机器人。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孙正义投资的数百家公司中大部分都未达预期,然而与一般二八定律不同,孙正义ALL IN的投资风格在庞大资金加持下,实际上等于对整个大盘市场下注并施加巨大杠杆,由于地缘政治、通货膨胀、需求萎靡等诸多利空因素影响,ALL IN策略最终完全失效。

从上帝之子到德川家康

ALL IN 策略带给孙正义的传奇色彩光环,随着它的失败极速蜕变成了对孙正义冒险、鲁莽风格的全面攻击,这在日本甚至催生出了一种旨在攻击孙正义的亚文化——韩裔日本人的身份本来在传统上就受到日本主流社会各种或明或暗的歧视,而孙正义的个人风格又和保守的日本文化形成了尖锐的对立。

那么为什么孙正义不顾一切的,宛如赌徒般痴迷于ALL IN 策略呢?

本质上,孙正义是一个拥有极高天赋的商人。据说16岁的时候他在看过麦当劳日本总裁藤田田的畅销书后认定了自己的发展方向,当时还是个穷小子的孙正义锲而不舍地给藤田田的助力打了几十个电话,最终藤田田给了孙正义两条改变他一生命运的建议:去美国开拓眼界,去研究计算机科学。

孙正义都照做了。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他的性格,一方面有着绝对的执行能力,另一方面,这种不假思索和分辨的执行力背后体现出了一种无所不用其极的,就事论事的机会主义。

初到美国的孙正义每天都在冥思苦想发明点子,这在他看来是彼时能最快赚钱的方法,在想了200多个点子后,孙正义最终把其中一个申请了专利并以1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夏普,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尽管这个广为流传的故事肯定经过各种美化,但从中我们还是可以看出,孙正义的结果导向始终是很明确的,那就是赚钱。至于其过程,或者是不是自己喜欢的事业,孙正义似乎并没有那么在意。

这就导致孙正义的事业版图,也就是软银集团的业务范围实际上是一个大杂烩,几乎没有人能说清软银主营业务到底是什么,孙正义可以为了拿下iPhone的日本独家售卖权而收购电信产业,也可以投资从共享经济到芯片公司的各种高新技术,而软银的英文softbank,也就是软件银行,最初代表着孙正义从事批量售卖软件业务,这在90年代还是一门不错的生意,但孙正义为了拓宽销路,也顺带办了电脑杂志。

一切以赚钱为先。

这种机会主义是ALL IN 策略出现的一个原因,因为显而易见,ALL IN 策略的回报率最高的。在雅虎和阿里巴巴的赌局中尝到甜头的孙正义欲罢不能地贯彻这个哲学,就像一个真正的赌徒。

甚至,他还有从富可敌国到一贫如洗再到卷土重来的经验。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孙正义的软银集团市值从2000亿下跌了99%,即便在这种情况下,孙正义也没有放弃。

成功应对互联网泡沫的经验让孙正义没有在愿景基金一开始出现问题的时候就及时调整策略,相反,在巨亏了100亿美元后召开的财报电话会上,孙正义把自己比喻成了不被人理解的上帝之子耶稣,他坚信眼下的困境很快将过去,换而言之,ALL IN的策略是值得坚持的。

然而困境没有过去。

尽管孙正义有着极佳的战略眼光,坚定的信念以及关键时刻敢于豁出去的勇气,但还是有许多事情是他所无法控制的,比如疫情、地缘政治变化以及通货膨胀。在愿景基金的亏损规模持续没有任何缩小趋势的情况下,孙正义终于不得直面失败。

去年夏天,孙正义在财报电话会上向全球分析师们展示了一张德川家康的画像,这张画描绘了1573年德川家康在三方原之战大败后的惨状,武田信玄的凌厉攻势让德川家康吓到大小便失禁以至一度打算切腹自尽,据说这幅画是由德川家康亲自下令绘制的,目的就是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这惨痛的教训。

孙正义对此感同身受,他一面向所有人道歉和反思自己的冒进,一面用这幅画来鼓励自己和所有人——德川家康在三方原之战失败25年后成功统治了整个日本。

然而三个月后孙正义就在另一次财报电话会上戏剧性宣布退休了。他表示软银将转向所谓“防御模式”,自己则会减少对具体运营的介入。

换而言之,赌徒决定金盆洗手。有许多人觉得,正是从那一刻起,孙正义跌落神坛。

可命运再次给所有人开了个玩笑,就在他宣布所谓防御模式的同一个月,chatGPT横空出世。

最后的赌注

2010年,软银曾经发布了一个名为未来30年愿景的PPT,在这个略显简陋的PPT中,孙正义描绘了自己心中未来人类社会300年发展的脉络是什么样的,其中一个核心观点是,信息革命将会增进人们的幸福,实现的方式是通过极速增长的CPU性能——它最终将超越人脑,而这种计算机是数据与算法的自动结合的产物,正是人工智能。

这种思路塑造着愿景基金的愿景:通过面向未来真正有颠覆性的技术来改变世界。

因此你可以把愿景基金看作孙正义的赌博牌桌,但久赌必输,ALL IN 的一面是ALL WIN,另一面则是ALL LOSE,最终,孙正义不得不收手。

然而,做出从日常运营中抽身决定的孙正义和chatGPT的出现仿佛是一幕精彩戏剧恰到好处的高潮段落:一方面是孙正义经过挣扎最终决定放弃的愿景,另一方面则是人工智能经过努力最终看见曙光的愿景,它们交相辉映,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照。

于是赌徒再度出山。在宣称自己不再于财报会议上发言大半年后,孙正义信心满满地表示,防御阶段已经过去了,现在是全面进攻的时候,而以chatGPT为代表的大模型赛道是毋庸置疑的方向。

那个熟悉画风的孙正义笑容满面地表示自己几乎每天都在用chatGPT,而且和Sam Altman,openAI的首席执行官建立了密切的联系。

AI看上去对孙正义来说确实是个不错的投资时机,或者你也可以称之为赌博标的。

ARM 上市后股价大涨25%,650亿美元左右的市值帮助孙正义筹集了近50亿美元资金,而软银手里的ARM股权抵押后所获得贷款加上原本拥有的流动性资金让孙正义手里拥有大约600亿美元的投资额度,这足以让孙正义介入任何一场AI军备竞赛。

巧合的是,ALL IN 甚至是一个非常符合 AI 领域需求的投资策略,训练大模型就是一项需要快速决策,并投入巨量预算的领域。甚至拥有ARM也是孙正义的一个优势,随着大模型训练的逐步完成,推理工作势必要利用边缘设备的计算能力,而ARM在这个领域处于垄断地位。

小道消息几乎在9月15号 ARM上市的第一天就出现,《金融时报》援引孙正义身边人的消息说,软银正考虑投资openAI或Graphcore这样的AI领域关键公司。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孙正义纠正自己错误的时机,2017年软银曾经入股英伟达,一度是其第四大股东,但在2019年孙正义清仓了全部英伟达股票,随后英伟达的发展我们都知道了。

按照孙正义自己的说法,他的理想是在60岁的时候退休,因此软银躬身入局这可以看作是这位狂人和冒险家最后一次,也是最大一次赌博。

为了AI,他ALL IN了一切。

—-

编译者/作者:AI梦工厂

玩币圈申明:玩币圈作为开放的资讯翻译/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玩币圈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知识 软银 AI
LOADING...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