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当前位置: 玩币圈首页 > 区块链资产 > 谷歌25岁了:AI能化解中年危机吗?

谷歌25岁了:AI能化解中年危机吗?

2023-09-09 新浪科技 来源:区块链网络

这个星期,互联网巨头谷歌年满25周岁了。在人类的世界,25岁还是个朝气蓬勃、求知若渴的青年人;但在互联网的领域,25岁的谷歌虽然已经成长为网络巨无霸,却面临着明显的中年危机和未来挑战。

孕育于斯坦福校园

不夸张地说,谷歌是全球互联网的一面旗帜。在过去的25年时间,这家搜索巨头连续改变了全球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以及人工智能的行业格局,在公司治理、股权结构、企业文化、管理风格等诸多方面,都对硅谷乃至全球的创业公司和互联网企业产生了深远影响。

第一幅谷歌涂鸦

1998年9月4日,谷歌公司正式注册成立。不过,谷歌网站早在前一年就上线了。从2002年开始,谷歌员工每年都会通过谷歌首页的涂鸦(Doodle)为公司庆祝生日。由于两位创始人的兴趣,第一幅谷歌涂鸦甚至比谷歌公司还早诞生了一个星期,这幅涂鸦体现了两人在参加完火人节之后的兴奋之情。

谷歌是硅谷在互联网时代的一面旗帜。和电气时代的惠普、半导体时代的英特尔和PC时代的苹果一样,谷歌的创办已经成为硅谷的传奇佳话,成为互联网时代走向繁荣的划时代事件。

和前搜索时代的互联网巨头雅虎一样,谷歌也孕育在斯坦福大学的校园,两位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都是斯坦福的博士生。两人1995年就相识,次年佩奇在自己的博士论文中提出了追踪和排名网站的新算法设想,这就是谷歌的搜索算法来源。

当时的搜索引擎是以关键词在网页的出现次数来进行结果排序的,而佩奇和布林则开发了一个更为精准的搜索引擎,通过检查网页中的反向链接来评估网页相关性。两人最初这一搜索引擎称为BackRub,随后决定命名为Googol(数学术语,即自然数10100),但却阴差阳错拼成了Google。谷歌的名字因此诞生。

实际上,谷歌和百度两家搜索巨头从创建之初就有着诸多渊源。拉里·佩奇的算法受到了李彦宏在1996年开发的RankRex算法的影响,后来他们的算法专利申请书中也提到了李彦宏的RankDex算法专利。不过,李彦宏当时还在美国公司担任软件工程师。佩奇和布林创办谷歌一年多之后,李彦宏才在2000年回中国创办了百度搜索。

车库创业传奇延续

1997年9月,佩奇和布林两位创始人注册了google.com的域名,开始融资创业。他们拿到的第一笔天使资金来自于太阳微电脑(Sun Microsystem)联合创始人安迪·贝托尔谢姆(Andy Bechtolsheim)的10万美元。贝托尔谢姆仅看了一会儿产品展示,就毫不犹豫地直接掏出了支票本。

这笔天使投资让他现在身家超过百亿美元,财富贡献远大于创办太阳微电脑。贝托尔谢姆早在1995年就离开了太阳微电脑,开始新的创业与投资;而太阳微电脑已经被甲骨文收购,庞大的办公园区也出售给了Meta。

在谷歌最初的投资人中,还有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当时刚刚上市的亚马逊收购了一家创业公司Junglee,后者总裁Ram Shriram向贝佐斯引荐了谷歌这个创业项目。两人随后都向谷歌投资了几十万美元。亚马逊现在还在给谷歌投钱,每年要投入百亿美元购买谷歌产品搜索广告。

与硅谷诸多传奇创业公司一样,谷歌的辉煌旅程也开始于一间车库。顺利筹集到100万美元天使投资之后,佩奇和布林在1998年9月正式注册了谷歌公司,在硅谷门洛帕克花每月1700美元租了朋友家的大车库,正式开始了运营。

这个车库的主人是英特尔营销部门员工苏珊·沃茨基(Susan Wojcicki),很快她也加入了谷歌团队,后来长期负责谷歌广告以及YouTube业务,直到今年年初才退休。因为车库创业,苏珊的妹妹也嫁给了布林,两人维持了八年的婚姻。

佩奇和布林当时还是斯坦福学生,并没有购房置业,没有自己的车库。而惠普和苹果都是在创始人自家车库创办的,连租金都可以省下。因为业务增长太快,谷歌很快就搬出了沃茨基的车库,租了一个伊朗富豪的办公室,还让这个富豪顺便投资了一点。大发横财的这位伊朗富豪后来干脆从商业地产转作创业孵化器,就是硅谷的Plug&Play。

划时代互联网公司

谷歌是一家划时代的公司,这不仅是因为他们改变了整个互联网搜索体验,更是因为他们给硅谷乃至全球互联网公司带来的深远影响。无论是管理架构、公司文化还是上市选择,谷歌都在硅谷互联网公司里开创了先河。

创办不到一年,谷歌就从KPCB以及红杉资本等老牌风投机构筹集了2500万美元的融资。这也是两家老牌风投机构历史上最成功的投资。在两家风投巨头的建议下,佩奇和布林同意引入一位运营经验丰富的IT行业人士来帮助自己管理谷歌。

2001年初,前Novell总裁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加入谷歌先后担任董事长、总裁以及CEO的职位,直到十年之后把CEO职位交还给了布林。引入外来资深高管辅导创始人,这随后也成为硅谷诸多互联网创业公司的样本。

2004年谷歌在纳斯达克市场上市,却特立独行地选择了“荷兰标拍卖”方式竞标,颠覆了华尔街传统的投资银行配股游戏规则。这种方式避免了机构投资者在短期炒作股价牟利,让谷歌股票可以尽可能销售给散户投资者。这一上市模式后来也受到Spotify等知名创业公司的效仿。

此外,谷歌还设置了AB类股的双重结构,B类股一股享受十股的超级投票权。两位创始人因此牢牢掌控着公司的运营主导权,避免了上市之后股权分散带来的权力之争。这一结构后来成为了Facebook、阿里巴巴和京东等诸多互联网企业的模版。

谷歌给硅谷互联网公司带来的还有颠覆性的企业文化:公开透明的公司治理,允许员工就公司产品与业务发表意见;宽松弹性的工作制度,允许员工自由决定上下班,留出20%的自由工作时间;慷慨全面的员工福利,从免费饮食到洗衣理发到儿童照顾,几乎覆盖了员工生活的所有方面。

虽然随着谷歌营收增长放缓,逐步步入中年期,这些制度和福利在过去几年遭受了重大调整或者缩减,但在二十年前,这样的工作文化是硅谷前所未闻的,更成为了硅谷互联网公司的企业文化模板,引发了后来Meta、Twitter等诸多互联网公司的纷纷效仿。

从搜索到移动到AI

在过去的25年时间里,谷歌的业务不断扩大,从最初的网络搜索扩展到邮件、视频、浏览器、地图、音乐、办公、即时通信、云计算等全套网络服务,成为了全球绝大多数市场互联网服务的主导提供商。

2005年7月,谷歌两位创始人在施密特并不知情的情况下,拍板斥资5000万美元买入了Android,决定进入移动操作系统市场。2007年,谷歌联合了HTC、摩托罗拉和三星等硬件公司、Sprint和T-Mobile等运营商、高通和德州仪器等芯片公司推出了开放手机联盟,奠定了Android阵营的根基。

2008年9月,HTC发布了第一款Android智能手机,搭载了全套谷歌服务。虽然这款手机当时看起来有些奇特,但却开启了辉煌的Android时代。仅仅两年之后,Android就迅速超越了塞班、黑莓、Windows Phone等前智能手机时代的操作系统,成为了移动互联网的第一平台。

过去15年时间,Android操作系统已经从1.0发展到14.0。除了苹果,几乎所有的手机和平板硬件厂商都搭载了不同界面的Android操作系统。Android和iOS几乎主导了整个移动平台领域。

随着Android取得巨大成功,谷歌的业务主导优势也从桌面端顺利延伸到移动端,不仅牢牢占据着搜索市场超过九成的市场份额,在全球移动操作系统市场的占有率也超过了七成。在绝大多数市场,用户无论从电脑、平板还是手机上网,谷歌互联网服务都是他们的首选。

在过去的十年,谷歌还引领了自动驾驶和人工智能行业的潮流。2009年谷歌启动了无人车项目,2011年获准在加州上路测试;正是在谷歌无人车的引导下,科技行业掀起了自动驾驶的技术潮流,诸多科技巨头和创业公司先后投身这一领域的研发、测试与探索。

谷歌无人车项目Waymo在2016年独立运营,2020年开始首轮对外融资,估值达到300亿美元。谷歌也是自动驾驶出租车商业模式的开创者,2017年在凤凰车推出带有安全员的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并在2022年取消了安全员。就在上个月,加州政府正式批准了Waymo和Cruise两家公司在旧金山全面商业运营无人驾驶出租车,标志着L4自动驾驶行业发展的重要里程碑。

虽然L4级自动驾驶技术的落地前景依然没有时间表,自动驾驶出租车的商业模式依然面临诸多挑战,但毫无争议的是,在L4级自动驾驶这条未来赛道,Waymo始终是这个领域的头部公司,牢牢占据着技术领先。

随着谷歌成为占据绝对优势的互联网巨头,两位创始人佩奇和布林也淡出了日常运营,在2015年创建了控股公司Alphabet,将谷歌等核心业务交给了皮查伊(Sundar Pichai)。2019年,两位创始人更全面隐退,皮查伊接过了Alphabet CEO的职位。

中年危机日益明显

虽然刚满25岁,但谷歌已经步入了中年。准确地说,是在2022年的下半年,刚满24岁的谷歌突然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中年危机:不仅业务增长显著放缓,首次进行裁员收缩,更在核心技术领域遭遇了从未有过的挑战,被迫追赶市场领先者。

尽管谷歌的业务版图不断扩大,但广告依然是他们最主要的营收来源。在今年第一季度谷歌698亿美元营收中,各项广告(包括搜索、平台以及YouTube等诸多广告)的整体营收占比依然高达78.2%。这也意味着谷歌的营收会受到全球网络广告市场整体趋势左右,受到宏观经济走向的影响。

2022财年第四财季是谷歌财报目前的高峰,当季营收增长10%,达到760亿美元。但在营收破新高的同时,随着美联储持续大幅加息,美国经济前景笼罩着衰退乌云,广告主削减投放预算,谷歌的营收增长也开始明显放缓。

去年下半年,硅谷陷入了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的第一次大规模裁员潮。除了苹果等极少数公司,绝大部分科技公司,无论是巨头企业还是创业公司,都在全面收缩业务和大举裁员。即便是Meta和谷歌这样以往以工资福利慷慨著称的互联网巨头,也被迫进行了公司历史上的首次裁员。从去年11月到今年3月,Meta通过两轮大裁员,削减了超过2.1万名员工;今年1月,谷歌宣布裁员1.2万人,裁员比例6%。

除了进行裁员,谷歌内部也在过去几年经历了重大的企业文化调整。由于员工的强烈反对,谷歌在2018年被迫取消了和美国军方的云服务合约;但在那之后,谷歌悄悄去掉了“不作恶”的企业价值观,悄然回归到普通企业将商业利益放在第一位的价值观。

随着谷歌收缩业务和大裁员,员工对企业的话语权也在显著降低。现在谷歌员工的反对抗议,已经不再能够左右谷歌的运营决策,谷歌同时推进着与美国军方以及以色列军方的云服务项目。除了削减员工福利,控制运营成本之外,谷歌还取消了20%自由时间的工作制度。

最让谷歌感受到中年危机的时刻,是去年年底OpenAI发布ChatGPT。过去十年,谷歌一直在人工智能领域投入重金,也在图像识别、自然语义理解和人工智能引擎及基础架构等赛道占据着行业领先,更频频带来行业震撼。2017年DeepMind战胜了人类最强棋手柯洁,更标志着人工智能彻底征服了被公认最为复杂的围棋领域。

然而,一直以为自己占据人工智能领先优势的谷歌,却在生成式AI这个新近的最热赛道,被创业公司OpenAI打了个措手不及。去年11月ChatGPT发布之后,谷歌内部感受到了巨大震撼,甚至发布了红色警戒。

相比ChatGPT带来的AI震撼,谷歌的生成式AI产品Bard显得总是研发落后一步,明显不够智能。老对手微软不惜重金投资OpenAI,将这个谷歌最强竞争对手绑定在自己平台上,并且将ChatGPT整合到必应等微软诸多产品,雄心勃勃地向谷歌发起挑战。

人工智能成最大挑战

生成式AI成为了决定谷歌未来核心竞争力的关键技术。今年2月谷歌在发布Bard时,产品展示过程中出现了事实错误,更让投资者大失所望,市值蒸发了超过1000亿美元。市场带来的巨大压力,也让谷歌不得不全力关注生成式AI,将其作为自己的头等大事来推进。连退隐多年的联合创始人布林也开始频繁回归总部园区,监督谷歌生成式AI项目的研发进展。

谷歌感受前所未有的威胁

今年的谷歌I/O大会,谷歌CEO皮查伊(Sundar Pichai)从第一分钟就开始直奔主题介绍AI项目进展和新产品。两个小时的主题演讲,谷歌连续发布了15项AI相关的产品,累计说了140次AI,而原先的绝对主角Android几乎完全淡出了主题演讲,直到近1个半小时才匆匆提了几句。

在谷歌搜索创建之初,两位创始人谈到谷歌的使命是“整合全球信息,供大众使用”,当时谷歌的核心业务是通过网络搜索提供信息服务。到了2004年,正在全面开发各项互联网服务的谷歌,其愿景升级成了“开发服务尽可能大幅提升更多人的生活品质”。

而在创建25年之后的今天,皮查伊在本周庆祝谷歌成立25年的博文中,未来展望一章几乎完全围绕着AI。他在博文中表示,AI将成为“我们这一代此生最显著的技术转型,这会比从桌面运算转向移动运算的转型更大,甚至比互联网本身更重大”。

皮查伊展望道,“AI会完全改写科技,给人类创造性带来不可意思的推进。让AI给每个人带来帮助,有责任地部署AI,这将成为未来十年谷歌最为重要的使命交付方式”。

25年时间,谷歌从朝气蓬勃开创硅谷先河的网络搜索公司,发展壮大成了几乎囊括所有网络服务,横跨桌面和移动平台,产品覆盖个人和企业,市值超过1.7万亿美元的互联网巨头。

但与此同时,谷歌也不可避免地面临着中年危机:业务增长也逐渐放缓,企业文化日益褪色,出现了行动决策迟缓的大企业病,更在生成式AI这一关乎未来命运的赛道上,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技术挑战。

在今年2月发布Bard之后,谷歌目前正在积极准备发布下一代AI模型Gemini。这是谷歌集结了所有核心研发力量,结合了GPT-4、Midjourney和Stable Diffusion三大模型功能的最强大AI模式。这将成为谷歌与OpenAI和微软联盟展开AI军备竞赛的最强武器。

AI能化解谷歌的中年危机吗?

查看更多

—-

编译者/作者:新浪科技

玩币圈申明:玩币圈作为开放的资讯翻译/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玩币圈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LOADING...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