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当前位置: 玩币圈首页 > 区块链资产 > 赛内加尔:诞生下一个“比特币海滩”的希望

赛内加尔:诞生下一个“比特币海滩”的希望

2023-09-21 亚非拉Web3生态研究 来源:区块链网络

一个西非小国,比特币如何改变它的本质,让它从诈骗、主权干涉和交通不便的废墟中,重新振作起来。

塞内加尔是西非国家,也是一个从诈骗、主权干涉和交通不便的废墟中,演变成繁荣的比特币经济循环的国家。

塞内加尔的首都达喀尔,每年都会举办泛非洲国家的比特币会议,有超过十家接受 BTC 支付的企业与商家,还有当地 PTOP BTC 交易所,和各类新兴社区共同举办。

即便身处熊市,达喀尔首次举办线下活动的十个月内,该市又举办了 BTC Days,有关 BTC 的活动在开始不断出现。为什么塞内加尔突然开始流行 BTC ?这个国家是否要走向“ 超级代币化/hyperbitcoinzation ” ,或是带来一场小型的“大规模采用 / Mass adoption ”

塞内加尔会成为亚非拉地区下一个追随萨尔瓦多脚步的国家吗?我想知道答案,我错过了 2019 年萨尔瓦多Bitcoin Beach 的诞生。但我不想再错过西非自下而上的比特币循环经济。

让我们一起来了解,如果塞内加尔也诞生 Bitcoin Beach 将是什么样子

货币殖民主义 CFA

法国人创造了 CFA(西非法郎)货币体系,并且控制汇率;甚至设计和印刷非洲所使用的纸币。这意味着可能在克莱蒙费朗大学城的一位法国人,从未踏足过非洲,但他却设计供 13 个国家,数百万非洲人使用的 CFA 纸币。

西非法郎目前以 655.957 比 1 的固定汇率与欧元挂钩。 在 1994年与曾经的法国法郎的汇率从1:505大幅下调至1:100。在法国的煽动下,他们与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合作创造了“货币贬值”,消灭了塞内加尔人民的储蓄。

最重要的是,法国官员担任非洲法语地区中央银行董事会的成员,并且拥有重大权力,包括否决权。

人权基金会的亚历克斯·格拉德斯坦(Alex Gladstein)曾解释说:“与一般的法定货币体系不同,CFA系统要阴险得多。CFA是货币殖民主义。”

从古巴到土耳其,从南非到塞尔维亚。我从未见过比中非或西非,对货币解放有更大的需求的存在,而最适合的选项就是 BTC。

诞生下一个“比特币海滩”

2022 年 1 月,我在 Twitter 上注意到达喀尔(塞内加尔的首都)侨民区的几家酒吧已经开始接受 BTC 付款。你可以海滩看浪花的时候,通过BTC闪电网络购买可丽饼或 bissap(一种用木槿花制成的清爽当地饮料)。

这立刻就让人联想到了萨尔瓦多的平民采用计划“比特币海滩”,这项计划的最终目的是使比特币成为萨尔瓦多的法定货币。这让人感到兴奋,因为也许达喀尔有可能诞生“比特币酒馆”。

这一刻,我迫切的想与致力于BTC被采用的人们聊聊。

致力于达喀尔的商家接受BTC

努鲁(化名)是一位身材高大、说话轻声细语的塞内加尔男子,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法国工作,他是一位与众不同的比特币倡导者。

努鲁在接受采访时指着非洲的翅膀

努鲁是在 COVID-19 爆发时回到的塞内加尔。但是疫情导致的混乱并没有影响他让比特币成为家乡首选货币的梦想。

他在 2021 年回到塞内加尔,发现他的朋友甚至家人因 Petronpay 等庞氏骗局,以及非洲其他流行的加密货币骗局而损失了自己大部分积蓄。 所以,他塞内加尔建立了比特币社区。

“我是我们在 Clubhouse(社交软件) 举行的第一次 Sapce 中第一个参加的。我们一开始只有三四个人,但我坚持每周进行两次 Sapce,然后每周一次。我们过去有 10、20 ......或者数百人在听。” 他跟 Cointelegraph 讲述他的尝试。

点对点,纯粹的使用 BTC

22 年2 月,我在塞内加尔旅行时,参加了塞内加尔首次比特币聚会。这是一次里程碑式的活动,之前的聚会是在Twitter或Clubhouse 上进行的。出席嘉宾的水平也让我感到震惊。

房间里挤满了比特币原教旨主义者、比特币最大化主义者、企业家、央行行长。甚至来自达喀尔最好的大学的教授。这种气氛与我在欧洲或美国参加的比特币聚会形成鲜明对比,坦率地说,那只是一群白人和千禧一代的男人们唱空法货的聚会。

2022 年 2 月,塞内加尔首次面对面的 BTC 见面会。努鲁(Nourou)是右二,而我是左五(后排)

我还看到努鲁在比特币网络上又引入了三家餐厅。有趣的是,许多商家都以最纯粹的形式使用比特币:点对点现金系统。

他们接受基于比特币或闪电网络的付款,同时也持有比特币,目的是在循环经济中使用比特币作为基础货币。努鲁正在开发一款APP,允许商家将现金兑换成当地货币,让他们可以在需要时获得现金。

2022 年 3 月,我愉快离开塞内加尔。我受到一些启发:在最需要比特币的地方,比特币信仰者投入时间和精力来教育他人有关金钱以及最终比特币的知识

2022 年 8 月,努鲁突然给我发送一条短信,说他计划在塞内加尔主办一个比特币论坛,以及Dakar Bitcoin Days 达喀尔比特币日。这将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比特币爱好者第一次在非洲大陆,分享他们对比特币的热情,并讨论如何推动当地采用BTC。

Dakar Bitcoin Days 达喀尔比特币日

达喀尔比特币日聚集了,来自非洲各地的比特币爱好者和经济学家。从喀麦隆到刚果,从马里到科特迪瓦到中非共和国,非洲大陆各地的比特币爱好者都聚集在了这里。努鲁在接受采访时,指着非洲大陆说 “如果我们齐心协力,非洲就会飞翔。

会议开始前,努鲁在后台

达喀尔比特币日以三种语言进行演讲,英语、法语和沃洛夫语(Wolof)。因为法语是塞内加尔的官方语言,而沃洛夫语是迄今为止使用最广泛的语言。沃洛夫语的活动吸引了最多的参与者。

这次活动也适合初学者,内容涉及经济、金融、安全和比特币基础知识。而专家们会举行有关密码学的小组讨论,同时也有诸如“比特币清真吗?”之类的辩论。让大家了解,在塞内加尔这个 97% 穆斯林国家比特币相关的文化见解。会议上挤满了学生和年轻人。

努鲁与我分享了他对塞内加尔的愿景。他解释说,塞内加尔将带领西非走出货币殖民的黑暗。在非洲的比特币信息也要实现去中心化传播。

I want the message to switch. Africa is not a country — it is a continent. That’s why we call it Dakar Bitcoin Days: If you come to Senegal, you will meet Senegalese; if you go to Mali, you meet Mali people.” 非洲不是一个国家——它是一个大陆:如果你来到塞内加尔,你就会遇到塞内加尔人;如果你去马里,你就会遇到马里人。”

不同国家之间可能存在一些相似之处,例如:共同的历史和重叠的文化,但非洲与欧洲一样多元化。活动就像比特币一样,要去中心化的传播,分布式的进行。让非洲的每个地区都采用比特币。

比特币在塞内加尔

在会议期间,我还采访接受比特币支付的商家,一家法国侨民酒吧的老板。该酒吧在最近才开始接受比特币。尽管对去中心化货币完全陌生,加里(店主名)还是很高兴看到新顾客因为比特币来到酒吧。当我面对面跟他聊天的时候,却设法说服他在他另一家纹身店也接受比特币支付。

AtattooparlornowacceptingBTC.一家纹身店现在接受比特币

塞内加尔冲浪队教练 Renée Laraise 管理的 Pra?nha 是该地区第一家接受比特币的餐厅。冲浪作为塞内加尔继足球之后最出色的体育活动之一,他作为冲浪教练也是社区的代言人。

我还采访了比特币妈妈。三年里,她在一直在大西洋沿岸用比特币换鱼。在一个现金为王、银行服务通常为富人服务的国家里,比特币换鱼是一个富有远见的选择。西非的银行通常收取高额的手续费,并对用户提出严格的要求:例如,提取现金可能需要花费几美元。

在我第二次去塞内加尔期间,我向 70 多个人赠送了比特币。过程很简单:我让他们下载闪电钱包,通常是中本聪钱包,然后他们点击接收。

钱包是托管的,这意味着实际上他们并不持有比特币的钥匙。但是他们相信中本聪钱包不会像 Sam Bankman-Fried 那样卷走资金。对于新手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很好的起点。

我给他们每人寄了几千聪,相当于一两美元的比特币。我发现与我旅行过的其他国家相比,在塞内加尔分发BTC 很容易。人们渴望获得金钱,渴望学习。想要用一种不像CFA一样容易被盗取或贬值的货币进行储蓄。

我向与会者免费赠送比特币。从旁观者的微笑中可以看出,这已成为会议娱乐的一部分。

我把海滩上、人行道上、会议期间、餐厅和酒吧里的座位赠送 BTC 给出租车司机,并向酒店工作人员赠送小费。

大多数情况下,我送比特币给年轻人、16 岁以上的男孩和女孩以及年轻男性。美国的平均年龄约为 40 岁,而塞内加尔的人口组成非常年轻。如果一种移动原生的、基于互联网的货币被赋予在非洲起飞的权利,那么它将会飞速发展也就不足为奇了。

经历了这些之后,比特币循环经济在塞内加尔起飞的想法更加让人相信。人们想要比特币;但没有交易所可供购买,来塞内加尔的国际游客使用比特币点对点支付。因此,比特币可以按照其白皮书的预期,在塞内加尔成为点对点货币。

移动支付遇上闪电网络

此外,移动支付已经在非洲已经蓬勃发展。移动支付公司的发展,最初是 M-Pesa在肯尼亚声名鹊起,随后移动支付公司在非洲各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常见的就像欧洲城市的苹果专卖店一样。如今,大多数非洲人都拥有智能手机,可能没有常规电力或免费饮用水,但他们拥有互联网。

如果没有互联网,也可以使用短信进行支付,你只需要发送信用短信即可像银行转账一样发送和接收付款,最大的移动支付公司名为 Wave。

Wave 标志随处可见于出租车公司、餐馆、酒吧和咖啡馆。它有点像闪电网络,但速度更慢,成本更高,并且使用本地货币。

我试图找到 Wave 的员工给他布道,让他们进入比特币网络。在酒吧观看世界杯时,我十分幸运的遇到了一名Wave员工。我立马让他下载了一个钱包并送了一些比特币。我连接到酒吧的 WiFi 并向他发送比特币。他印象深刻,说第二天会来参加会议,但我再也没有见到他。

有一个有趣的故事。在采访 Wave 营销总监时,他分享了他在塞内加尔与中本聪相识并一起出去玩的经历。

塞内加尔有一些年轻的数字原住民、比特币领导者和社会地位受人尊敬的导师。也在不断举办年度会议,越来越多的商贩开始接受比特币,并且正如所表明的那样:传统里,通过手机汇款也是可以接受的。

这是非洲比特币的面貌,也是非洲大陆超越发达国家的一种方式。所以为什么我们不能通过闪电网络超越移动货币?

查看更多

—-

编译者/作者:亚非拉Web3生态研究

玩币圈申明:玩币圈作为开放的资讯翻译/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玩币圈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LOADING...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