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当前位置: 玩币圈首页 > 区块链资产 > 从恶庄到BuilderDWF如何洗白自己

从恶庄到BuilderDWF如何洗白自己

2024-06-17 金色财经 来源:区块链网络

Jessy,区块链网络

所有人都知道它是恶庄,但它仍然在行业里混得风生水起,甚至成为了行业的风向标,被戏称为“带我飞”。

"VC +做市”——DWF Labs这个近两年在行业内声名鹊起的公司,身上最大的标签。而在业内,大家的一致观点是,DWF做VC是假,以投资之名做市,操纵市场是真。

做市商并不是“坏人",在交易中,做市商为交易对提供流动性,抹平差价,撮合买卖双方的交易。传统金融中,做市商受到监管,作恶成本高。而在加密行业这个缺少监管的行业,做市商本身的违法成本就较低。

在一个充满着混乱的行业中,行业内对于成功、有实力的评判就变成了"谁有实力,谁能挣到更多钱"。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虽然DWF Labs口碑不好,但还是有项目不停找其合作,大量的散户们对于其投资、做市的项目趋之若鹜。

然而单纯指责DWF,并不能摸清楚行业的脉络,研究“恶庄”是如何成功的,或许才能摸清在这个行业里的成功法则。

两年740个项目

DWF Labs成立于2022年6月,当时正值行业的熊市。而DWF总公司在投身做市和投资之前,是一家高频交易公司

梳理历史会发现,DWF Labs诞生于FTX暴雷前。FTX暴雷后,一系列头部平台遭受重创,做市商和借贷成为重灾区。如Alameda 作为加密货币?业最?的做市商之?,在这场闹剧中覆灭,DCG 旗下做市商和贷款公司 Genesis,也在?临偿付能?不?困境。

彼时,行业内的做市商们都近乎停摆,市场流动性严重不足。

在市场迷茫阶段,DWF给许多中小型项目添加流动性,也给很多项目和行业下来了希望,因此迅速崛起,用两年的时间走完了其它做市商十年的路。

DWF机构前身为VRM,执行创始人Andrei Grachev 早年任职于有着俄罗斯京东之称的电商平台 Ulmart,2017 年投身加密市场,在莫斯科成立了一家名为 Crypsis Blockchain Holding 的机构, 2018 年 5 月加入俄罗斯加密经济学、人工智能和区块链协会并担任交易副主管,2018 年 9 月出任 Huobi Russia CEO,同年 12 月加入 DWF。2019年,有俄罗斯媒体爆料其在涉案 40 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庞氏骗局 OneCoin 有关联。

而据火币内部人士爆料,因为能力和操守问题,火币后就不再将火币俄罗斯授权给Andrei Grachev。

在熊市时,DWF的打法很简单,首先是在项目选择上,选择的基本上都是老项目,甚至是一些“半死不活”的项目,又或者是那种受消息和情绪影响较大的项目。和这样的项目合作,DWF往往会以折扣价格买币,许诺项目方能够帮其“提振币价”。而DWF操盘的项目的币价走势都有一个共同点,先拉后砸,币价在高点大跳水。其所谓的投资,不过就是做市。这样的操作下来,对于项目方和DWF来说都是双赢,比较币在高位被散户们接盘走了。

今年四月,Andrei Grachev在X上表示DWF Labs 已投资超过 740 个项目,投资数量是从2023年11月开始大幅增长。

在之前的熊市,其较大手笔的“投资”有:6000万美元达成与EOS的合作,当时其承诺将提供 4500 万美元的 EOS 代币购买协议和 1500 万美元的承诺,用于基于 EOS 的项目以加速增长和采用;对外宣称投资YGG1380万美元;,投资Fetch.ai4000万美元;TON1000万美元,conflux1000万美元;RS33100万美元等。

而这些“投资”很显然是存在水分的,一位行业内进行项目孵化、投资的机构告诉区块链网络,行业内,投资机构和项目方合谋,会对外虚报投资额,目的就是为了宣传,这能够达到VC和项目方的共赢。而这一现象在行业内十分普遍。

而据推特网友@naygmy查询链上数据发现,在DWF Labs对外公布超过1.5亿投资额时,其只查询到了6500万美元的链上金额数据信息。

“庄”想变身Builder

到了今年牛市 ,DWF Labs的投资和做市的模式似乎发生了一些改变,其投资不再集中在那些“半死不活”的项目,行业内最火的项目、最吸睛的Meme币,DWF几乎都未缺席。而不再仅仅投资、做市,DWF也似乎开始支持一些行业的“具体的建设”。

今年,DWF购买了1200万美元的FLOKI,其大部分来自FLOKI的财库;投资了LADYS 500万美元;公开购买了2500万枚GALA等等。

DWF似乎和币安的关系也走得很近。有消息称,其很可能是三个币安 Launchpool 代币NFP、XAI、PROTAL的做市商。华尔街日报曾发文称,币安监控团队发现了DWF涉嫌操纵市场。而在这一消息爆出后,币安选择的是解雇监控团队负责人。由此也可见,DWF和币安有着较深的利益捆绑。

确实,这两年,DWF迅速成长为了行业头部机构。虽然散户叫骂声不断,但是行业内的大多数项目都和其保持一致的利益。据PitchBook发布的数据显示,DWF Labs为2023年交易数量最多的加密风投机构。

DWF Labs在投资和做市版图扩张的同时,其业务范围也在扩展。如在与TON的合作中,不仅仅在于增加其链上原生稳定币的流动性,还将帮助TON提高企业服务。DWF Labs还参与了AirDao的节点验证、在Conflux上启动了POS节点、作为验证者节点加入模块化Layer1 Self Chain等等。对于这样的决策和行动,Andrei Grachev在今年年初就曾发X表示,“DWF Labs正在拓展POS、节点和验证者业务以支持整个DeFi生态系统、协议和正确的治理决策。正确的合作伙伴关系必须基于多角度、创造协同效应并为行业创造价值。”

以上似乎也能看见,DWF Labs想要从一个庄家成为“行业的建设者”。并且DWF在大力押注游戏赛道,2023年年末战略投资了MOBOX,2024年投资游戏发行商Sidus Heroes、元宇宙链游项目 SIDUS HEROES并表示一直在寻找游戏赛道的机会。另一被DWF看好的赛道则是Meme币,从其成为多家Meme币的做市商便能清楚看出。在挣足了钱后,DWF想要渐渐把自己洗白,从“庄家”变身为行业的Builder。

这在行业内并不少见,曾经割韭菜的大镰刀如今站上香港合规赛道的C位、曾经连白皮书都是他人代写的机构成为现如今稳定币发行量最高的公链......

资本或许确实是万能的。不过退一万步说,这些捞够了钱的机构如果真正愿意投身行业建设,而不是从此销声匿迹,对于行业的发展来说始终是好事。但对于散户来说,跟着大割操作,总是要被割的。

查看更多

—-

编译者/作者:金色财经

玩币圈申明:玩币圈作为开放的资讯翻译/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玩币圈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LOADING...
LOADING...